筆趣閣 > 重生都市之天下無雙 > 第847章 真巧

第847章 真巧

  第847章真巧

  果然,當長桿沒入不見,地下立即冒出一片深黃色光霞,僅有十丈高度,一股劇烈波動擴散開來,然而似乎并無危險。

  但有吹過的沙塵,接觸掠過光霞后,卻詭異的消失掉,好像被直接吞噬了,周圍接著就發生巨變。

  ‘轟隆隆……!’

  地面開始顫動,并且越發劇烈,堪比九級地震,附近幾個沙丘迅速減少直至消失,似乎下方出現無數大地裂縫。

  這種現象僅僅持續半個時辰,便有毛骨茸然的一幕出現,以霞光噴射為核心,將盡十里范圍,已經砂礫無存,反而出現成堆的獸骨。

  這些獸骨多達十幾堆,好多焦黑發黃,不知沉積掩埋在此處多少年,好在比較完整,因為黃沙遮掩,被蠶食的不算嚴重。

  但駭人的是,這十里方圓的地勢,已經處于數百丈的更深之地,周圍沙海高丘環繞,自高空向下俯瞰,形同人工開鑿出的一口深井。

  分量足有百萬噸的黃沙,竟然就如此離奇失蹤了,因為地面并無裂縫,僅僅出現幾條斑駁殘缺的黃色線條。

  那些成堆的白骨,正好位于線條之外,一個身影從半空躍下,正站在中間處,那根長桿不知何時,又回到主人手中。

  長桿制作粗糙,磨砂狀的桿體表面,幾個異域符咒還算清晰,唯獨手柄處細膩,多了一團古怪花紋。

  “落云宗已經無力守護此地,恰逢界面殘運,弟子按照祖上囑托,特來開啟密藏,取回傳承圣物,并修習無上秘法,為韓家固定香火?!?br/>
  古銅色臉龐的壯漢,見到地貌和白骨后,忽然情緒激蕩,甚至開始啜泣著大聲高呼,完全不怕別人聽見。

  “晚輩韓天德,這就施法破禁,惟愿我韓家受祖先護佑,再入渡劫期大修士一人,然后繁盛萬年!”

  “咦?巧了,韓天遜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遠親族弟,早已失蹤……是誰再次鬼鬼祟祟?”

  莫名出現另一個聲音,壯漢仍然順口跟著回答,但立即變了臉色,如臨大敵的環顧左右,一股只有神照后期才有的恐怖威壓,頓時狂烈宣泄開去。

  “嘿!分明跨界去做了猥瑣之事,我認識他啊,也知道他在哪,陸某眼下正在找你們韓家,合該爾等命數耗盡,繁盛萬年就算了吧?!?br/>
  在東南側沙丘上,虛空一陣微動,有個身影緩緩擠出,銀衣黑發面帶壞笑,雙目很冷。

  “啊——?!陸寒?”

  自稱韓天德的壯漢看清來人,渾身毛發頓時樹立起來,形同觸電般的顫抖,腦海里盡是空白,駭然神色越來越濃。

  本來,他沒有懼怕的理由,陰寒自己和陸寒毫不相識,更未得罪分毫。

  但韓天遜三個字,以及聽到的跨界之言,還有話音中濃濃的殺機,韓天德頓時想起了什么。

  那張臉跟著難看無比,失去了古銅色的光澤,手里長桿嗡嗡震動,一股不遜于蠻荒的上古氣息中,桿體發生巨大變動。

  “混坤界面,有個叫韓彬的家伙,就是死在無知狂妄中,還能迫使你韓家下界尋找,那家伙似乎很重要?!?br/>
  話音未落,陸寒就一揮手,面前出現幾樣東西,一股腦射向韓天德,后者立即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直接呆住。

  最吸引目光的,是一枚令牌,令牌晶瑩無暇,白的堪稱潔癖,前后都可以金色靈符。

  此外就是一卷羊皮古書,樣子似乎損毀過,必須小心翼翼借接住,否則很可能當場碎裂。

  ‘金辰令啊,還有破界秘言,竟然還能回來,嘖嘖!’

  見到這兩樣東西,韓天德頓時少了些續懼怕,甚至連族弟和那位至親晚輩的死,也顯得已經無足輕重,兩條人命不值一對寶物。

  ‘吼——!’

  但一股強大壓迫感,從陸寒身上洶涌沖出,一條真龍虛影,咆哮膨脹到數百丈長,而且通體雪白無暇。

  即便任何一片紋路,都堪比冰雕鐫刻出的美麗,連龍角也蜿蜒而晶瑩,雙睛堪比斗大,洪荒氣息鋪天蓋地,上古威嚴顯露無疑。

  “???玄冰真靈決?!”

  韓天德一哆嗦,驟然失聲高叫道,連續倒退數步,也難以壓制震驚,那張臉仿佛見到鬼魅。

  “你們那點微末法術,豈能入我法眼,只是將幾滴冰龍血脈提煉出,然后為我所用而已,現在已經說得夠多,該你開啟密藏了?!?br/>
  一掃下方空曠,陸寒冷冷發笑,他直接閉關六載,才從小須彌空間出來,本要去落云宗再了解一筆舊賬,半路卻發現此人,在沙漠里來回蹣跚,行跡讓人摸不到頭腦。

  但引起他興趣的,還是韓天德這張臉,即便肌膚和韓天遜迥異,然而整體輪廓,至少有三四分相近。

  而且他手里,存留著當年韓彬的幾件舊物,一塊魚紋玉牌,在掠過剎那間出現微弱感應,若非血脈,何以至此!

  現在都扔了過去,但此人造成十里巨變,一副即將挖寶的狀態,讓陸寒打算晚些出手。

  “休想染指我家族傳承,韓某可以死在這,但你也指望安然無恙,老子若悍不畏死,連渡劫老祖都要忌憚?!?br/>
  可惜,他的話未起到半點作用,反倒感覺地面狠狠一跳,在自己上方,不知何時出現一根手指,已經恍惚間向他點到。

  好像神王的眷顧般,這一指灌滿威壓,卻毫無兇殺之氣,通體翡翠雕琢,點開云霧破開虛空,剎那就到了。

  周圍泛起氤氳,形成小小圓環,中間處出現小小的黑洞,指尖就從那里探出。

  “不死甲身!藤蘿神盾!”

  韓天德作為家族巨擘,引領發展萬年,自然已將法力和境界,都錘煉到常人難以承受的范圍。

  感覺異常時,便連續不下兩島防御,就見頭頂十丈,一塊古老的黑紅色盾牌,憑空橫在那里。

  并且自己跟著巨變,身軀體表咔咔亂響,堪比變形金剛般,各個部位積接連出現重甲,深黃色金屬光澤非常刺目,好像泰坦降臨。

  砰!

  那一指就到了,帶著凌厲和重量,似乎背后滿載星辰,由九州隕鐵打造而成,黑紅色盾牌未能堅持一秒,就滋啦破開個大號缺口。

  ‘轟!’

  地面再次巨顫,直接出現巨大窟窿,重甲眨眼消失,伴隨著一陣坍塌,方圓幾十丈都在下陷。

  陸寒僅僅聽見一聲悶哼,當他也發現一絲異樣,左掌立即橫在身前,幻化出一道巨墻。

  開拓出的十里方圓,上面那些殘留線條,在此刻更加荒冷,并且靈活的扭動起來,釋放出上古法陣的力量。

  下一刻,前方虛空便發出海嘯般聲響,接著便有百丈長鞭,完全由元氣凝聚,狠狠向他抽來,形成便是到達,速度之快讓人咋舌。

  ‘啪——!’

  沙丘僅剩小半,陸寒倒飛出去,接連劃出十里,左手微微酸麻,讓他驚訝不小。

  僅僅元氣凝聚,就發揮出這般威力,看來是自己下手太重,將韓家的密藏禁制觸發了。

  打了人家孩子,激發早已存在的保護手段也是原因之一,但在那一瞬間,韓天德啟動了什么也未可知。

  一股渾雄氣勢壓來,那里如古蟒蘇醒,陣陣氣流不知從何處噴出,又形成巨大觸角狀的東西,對著陸寒隨時待擊。

  十里空曠地面,原本的累累白骨,正在快速化為齏粉,并形成一個個詭異旋渦,里面充滿寒氣,不斷向天空噴射,引起劇烈波動。

  好像要將積存多年的地煞之氣,用最快速度抽空,這些白色龍卷里,隱約出現沉悶嘯聲,似乎底下有巨獸即將蘇醒。

  深洞不可測,百丈無法見底,陸寒絕不相信他輕輕一指,連續兩層防御下,還能洞穿這般深度。

  下方另有空間,砸穿而漏!

  “咳咳……!姓陸的,你到底想怎樣?那兩條命,我韓家本來就沒打算追究,不要逼我動怒?!?br/>
  不知多深的下方,韓天德依在角落,擦掉嘴角血跡,強壓怒意紛紛的發問,暗罵自己運氣太糟。

  他早已來此十幾天,反復尋找許久,才找到家族密藏的大概位置,近些時日不見任何修士,簡直天時地利人和俱在。

  這煞星怎會恰巧出現?

  難道他也發現了此地的端倪?

  “金辰令只存在于神丘內部,你韓家卻能得到,弄來的代價可謂不小,還不惜派人下界尋找,那韓彬受如此重視,你和我說不再追究,相信的只有傻子?!?br/>
  “嘿嘿!說得好,在你詭異出現于這里之前,韓彬的確備受重視,因為他這塊玉牌,就是開啟家族密藏的關鍵之一,現在被你主動送還,一個死人自然沒了意義?!?br/>
  此刻,韓天德面前,一個穹隆形的迷你殿堂,已經露出小半輪廓。

  雖深埋地下許久,仍舊保持半新色調,四根支撐門廊的圓柱都是紫金材質鑄成,表面只銘刻著幾道粗線的線條,和地面的非常近似。

  大門緊緊關閉,赤銅色烤漆破顯厚重,上方有長條牌匾,四個金字古文仍舊蒼勁——天下韓家!

  韓天德低頭瞅了瞅自己,心疼的呲牙咧嘴,因為這副重甲就算報廢了,站起來已經脫落,地面堆了十幾塊。

  保護頭部的已經消失,因為將那一指的威力承載了六成,比藤盾抵消雙倍傷害,才讓他免于生死之階。

  “那兩條狗命豈能解恨,我要讓你韓家土崩瓦解,竟敢染指混坤界面,無論有沒有韓彬,你們都已經錯了,這里的家族密藏,就是毀滅的根源和開始?!?br/>
  “哈哈哈!大言不慚!你以為我們如海家那把不堪?本族屹立十幾萬年,那是因為渡劫老祖頻出,這密藏打開之日,就是再次繁盛之時?!?br/>
  “廢話太多了,我還要再閉關,僅能容你存在半日,到時還不開啟,這方圓百里就失去存在的價值,正如那些消失的沙丘?!?br/>
  轟隆——!

  隨即,陸寒輕飄飄拍出一掌,目標正是十里空地上方的虛幻觸角,這一擊加持四成法力,跟隨的同樣是元氣沸騰,巨掌周圍環繞氣龍。

  虛空狂震,獵獵作響,那巨大觸角察覺到威脅,頓時又凝實數倍,長度達到千丈,堪比大鯤的胡須,狠狠的向上迎接。

  啪嚓!

  周圍沙丘,直接消失上百座,從十里空地再次拓展數倍,狂沙被颶風裹挾,化為千丈高沙暴,狠狠席卷而去。

  地面隨即裂開無數縫隙,大有崩塌陷落征兆,但剎那間,從裂縫里噴出無數霞光,異響隆隆洪音浩蕩。

  在下方正調息的韓天德,被嚇得臉色發白,怒罵陸寒無恥,急忙祭出一件大碗狀的天寶,正要把自己扣在下方。

  但他發現,前方的迷你宮殿,忽然活過來一般,轉眼豪光萬道,一股股瑞氣開始升騰。

  無論支柱還是地板,都出現神秘符文,連續不斷向外狂涌,匯聚到一體后,向四外沖擊開來,極強防御自動開啟。

  其他方向坍塌不止,唯獨這小小穹隆之下,僅僅微微震顫,而他正落腳于殿前邊緣處。

  ‘嘎吱吱……!’

  赤銅色大門竟然開了,未等韓天德看清,身軀猛然前傾,嗖的已經進去,驟然遭到吞噬,一個模糊便到了暗沉之地,吃驚異常的同時,他發現竟然被吸到門里的大廳。

  面前有供桌潤玉無暇,神龕里兩側吊著兩個迷你晶燈,照亮中間高大神像,光芒閃動間,還有香氣充斥鼻孔。

  他腳下,金黃色蒲團三個,分別為一大二小,神像前的供桌上,一排六個香爐并列,聞著淡淡檀香味道,心神頓時敞亮無比。

  “宗族嫡系子孫韓天德,叩見祖師法體!”

  根本不敢隨意的觀摩查看,韓天德僅僅瞄了神像一眼,便雙腿發軟跪了下去,口中唱喏著拼命磕頭,雙眼淚如滂沱。

  神像惟妙惟肖,宛如本人還在矗立,全身淡金色道袍,右手抱著銀絲拂塵,左手拖著三顆金紋神丹,幾縷長髯飄到胸前,似乎很仙風道骨。

  “作為宗族后裔,開個密藏也拖拖拉拉,屢次讓別人幫忙,不絕臉紅害羞!”

  嗡!

  忽然一陣嘲諷,從震裂坍塌的縫隙壓迫下來,在韓天德耳畔響起,震得他雙耳嗡鳴,神魂差點移位,眼前出現略微模糊,差點癱坐地上。

  “辱我太甚,待得到密藏,就是你的末日?!?br/>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