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殿之內,王博照了一張椅子坐了下來,瞧著二郎腿看著一臉懷念的海拉,對方的記憶似乎還在過去漫游。

  王博也沒有打擾她,靜靜的等待著。

  過了一會,海拉回過神來,走到一座窗戶前將窗戶推開,清風徐來,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座漂亮的花園。

  花園內開滿了姹紫嫣紅的花兒,很多都是地球上沒有的品種,但現在卻正怒放著,在花園里盡情的展示著自己。

  海拉看著那些漂亮的花兒,目光閃爍。

  她開口說道:“你是不是有問題想要問我?!?br/>
  “算是吧?!蓖醪c了點頭,好奇的問道:“你為什么要和雷神索爾定下三天之約?”

  其實就算她不定下三天之約,照樣可以登基成為女王,因為王博依舊擊敗了奧丁。

  畢竟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王博戰勝奧丁,就代表著他對阿斯加德有處置權,如果奧丁不愿意,那么他會死,阿斯加德也會被王博摧毀。

  王博雖然不會這么做,但奧丁卻不敢賭。

  所以海拉成為阿斯加德的女王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就算是奧丁不同意,也必須捏著鼻子認了,完全不需要和雷神索爾定下三天的約定。

  在王博看來,這根本就是脫了褲子放屁。

  他記得劇情之中,海拉脫困之后,先是捏碎了雷神之錘,然后吊打了雷神和洛基,最后殺回了阿斯加德,一路所向披靡,殺光了整個阿斯加德的反抗者,君臨天下,甚至還挖出了雷神的一只眼睛。

  怎么現在忽然心慈手軟起來。

  海拉淡定的說道:“我只不過是想要名正言順的成為阿斯加德的女王,僅此而已?!?br/>
  王博笑了笑,心想我信你個鬼啊。

  不過他看到海拉不愿意多說,也沒有多問,只是提醒對方,不要忘記空間寶石即可。

  海拉點了點頭,“放心吧,等我打贏了我那個弟弟,我會將空間寶石交給你?!?br/>
  王博哦了一聲,滿意的笑了起來。

  海拉目光微微閃爍,實際上她之所以采取如此麻煩的方法稱為阿斯加德的女王,一方面是想要向自己的老父親證明。

  她永遠是最強大的繼承人。

  另一方面,她想要打服自己的弟弟雷神索爾,將其變成自己的手下,讓他輔佐自己。

  因為她不甘寄人籬下。

  這一次王博擊敗了奧丁,讓她意識到自己和王博的差距,而她想要擺脫王博,成為和王博平起平坐的存在,就不得不提升自己的實力,提升阿斯加德的實力。

  所以她想要收服自己的弟弟,將其變成自己的左膀右臂。

  如此一來,她的實力大增,將來也有底氣和王博翻臉。

  畢竟她這個弟弟的實力,還是很可觀的。

  如果用的好,不失為一張強大的底牌。

  而對于海拉這番心思,王博自然是一概不知,或者說他完全不在意這一點。

  畢竟他的實力越來越強,海拉騎馬都趕不上,他自然不會在意海拉內心的一點點小心思了。

  然后,三天的時間一晃而過。

  三天一過,王博和海拉就再一次來到了阿斯加德最大的角斗場。

  這座角斗場很有歐洲的風格,是階梯式的露天角斗場,和羅馬角斗場非常的相似,通體用白色的石頭堆砌而成,非常的粗狂。

  但是其面積,卻比羅馬角斗場大了十倍不止。

  從外部看,這座角斗場由一系列3層的環形拱廊組成,最高的第4層是頂閣,這里是只有阿斯加德的王族才可以進入的地盤。

  當王博和海拉進入角斗場,發現四周的看座上已經坐滿了觀眾。

  很顯然,王子和公主爭奪王位這件事情,吸引了大量阿斯加德人的矚目。

  海拉作為奧丁的長女,在進場的時候,收獲了大量的噓聲。

  畢竟她被奧丁關的太久了。

  久遠到年輕一輩的人都不知道奧丁竟然還有個女兒。

  甚至就連雷神索爾都不知道自己有個姐姐,就足以證明海拉被關押到監獄的時候,雷神還沒有出世。

  所以大部分的阿斯加德人都不知道海拉的存在。

  只有一些老人,才知道奧丁的長公主。

  當海拉進入角斗場,這些老人們睜大了眼睛,目光復雜的看著這位長公主。

  當初阿斯加德最為輝煌的時候,這位長公主威風凜凜,和奧丁一統九界,奠定了阿斯加德如今的輝煌地位。

  不過后來因為她的叛逆,奧丁派遣了女武神軍團討伐海拉。

  結果女武神軍團被海拉殺光。

  這也導致了阿斯加德最為輝煌的女武神軍團沒落了下來,阿斯加德也失去了最大的底牌之一。

  這讓奧丁勃然大怒,不但囚禁了海拉,甚至下達了封口令,不允許任何一個阿斯加德人討論和海拉有關的話題。

  久而久之,海拉這個人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記憶之中。

  這些老人也慢慢的忘卻了海拉。

  但誰能想到,就在今天,這位早已經深埋在他們記憶中的長公主竟然又出現了,當她入場的剎那,老人們的記憶終于被喚醒。

  記憶中驕傲的死亡女神,和他們眼前的這位公主重疊在了一起。

  那位風華絕代,但卻殺人如麻的死亡女神,又回來了。

  和那群喝倒彩的年輕人不同,只有他們這些老人才知道長公主是何等的兇殘和可怕。

  阿斯加德的死亡女神,可不是一個花瓶啊。

  雷神索爾站在角斗場的中央,手持拿著一把斧頭,意氣風發的看著自己的姐姐,“現在如果你求饒,我還可以答應你?!?br/>
  現在的他一臉精神,三天前的狼狽似乎早已經消失不見。

  整個人底氣十足。

  海拉的目光瞟了索爾手里的斧頭一眼,微微恍然,“原來如此,暴風戰斧,這就是你的底氣嗎?”

  作為阿斯加德的繼承人,她當然知道這把不遜色于永恒之槍的武器。

  她更加清楚這把武器的打造者,一定是尼達維星矮人王艾崔,也只有這位大師,才可以將暴風戰斧這把武器打造出來。

  王博坐在一個看臺前方,看到雷神索爾手里的這把斧頭,不由愣了一下。

  他沒有想到,暴風戰斧竟然提前登場啊。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