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大隋第三世 > 第645章:聽天由命

第645章:聽天由命

  這幾天,李淵一直處于心跳加速、又喜又驚的狀態之中,喜的是李密屠戮江南士族的壯舉,并沒有讓魏國造成多大的動蕩,這讓李淵備受鼓舞。他覺得自己麾下的關隴貴族似乎也沒那么可怕,只要自己能夠像李密這般,以快馬斬亂麻之勢把關隴貴族各個門閥的家主、核心人員屠殺干凈,各家便會陷入群龍無首之境,到時候想怎么炮制關隴貴族子弟都行,至于關隴貴族的門生故吏失去了追隨的對象,只有效忠于李氏皇族。

  讓他吃驚的是楊侗率領十萬隋軍逼近襄陽,朝發即可夕至,而隋軍的到來,令全城陷入一片混亂之中。

  經過緊急招募和尚、道士從軍,荊襄地區目前的駐軍又到了三十五之多,除了夷陵郡七萬和舂陵郡的十二萬軍隊外,襄陽城外還有四萬駐軍,分別由永安郡王李孝基、淮安王李神通統領,駐扎在京城東郊,當作陰城縣和安養縣后援,漢水防線的西城石泉、西城洵陽、西城黃土、西城豐利,淅陽勛鄉、淅陽武當、淅陽均陽、襄陽陰城各有駐軍一萬,襄陽城中還有一萬元從禁軍,和李建成麾下的兩萬新軍,若是算上一萬名武川卒。

  但是誰都知道,這三十五萬大軍看似嚇人,但是刨除李世民兩萬嫡系、舂陵十萬精銳、張士貴一萬精銳、一萬元從禁軍、兩萬新軍、一萬武川卒、李孝基一萬精銳、李神通一萬精銳之外,剩下的十六大軍全都是強征入伍的新兵,訓練跟不上不說,甚至連鎧甲武器都湊不齊。這些兵湊湊人數尤可,讓他們和隋軍作戰的話,恐怕是不僅幫不了精銳之師,反而會引起恐慌,導致全軍潰敗。被蕭銑軍吭害了的杜伏威,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嗎?

  這天早朝散后,蕭瑀疾步匆匆向御書房走去,他是在大清早才接到李世民親筆信,李世民在信中提到楊侗極有可能攻打李密,在南陽的一切行動都只是麻痹李密,并且認為楊侗會利用攻打高句麗的辦法對付李密,就是遣一支奇兵沿海南下,從長江直襲江都城。盡管這只是李世民的猜測,可是蕭瑀相當贊成這個觀點,因為他也覺得以楊侗喜歡劍走偏鋒作戰風格,極可能會走這一步險棋,這種戰術已經在高句麗得到了成效,楊侗故技重施也很正常。

  與此同時,蕭瑀也認為李密是大唐王朝的天然盟友,唯有保持隋唐魏三足鼎立之勢,大唐才能長久立足,不然的話,下一個就是李唐王朝了。至于林士弘和孟海公匪性難改、小富則安、目光短淺,根本沒有資格和隋唐魏相提并論,要不是生存在水網縱橫的南方,錯開了幾大諸侯,這二人早就被滅了無數遍。

  蕭瑀走進了武德殿,不多時便來到御書房,他對當值宦官拱手道:“請代我稟報圣上,就說蕭瑀有十萬火急之事求見!”

  “請相國稍候?!?br/>
  宦官入內稟報,很快就帶回了李淵的口諭,并行禮道:“蕭相國,圣上請您進去?!?br/>
  蕭瑀深知現在很難說服李淵,但也認為自己必須向圣上說明清楚,讓他意識到李密對于大唐的重要。

  ……

  御書房內,李建成正在向李淵介紹生鐵進展情況。

  “父皇,我們這兩個月來從寺院、道觀以及民間征集生鐵和鐵器,一共獲得生鐵兩百十萬斤,銅料四十萬斤,基本可以滿足新兵的武器裝備需求,軍器監和將作監現在晝夜不停的打造兵器鎧甲?!?br/>
  “隋朝有沒有遵守承諾?”李淵有點緊張的問道,如今他已經沒有精力處理亂七八糟的政務,一律由李建成代勞,凡事只聽一個結果,糧食是重中之重,所以隋朝是否遵守房玄齡立下的承諾十分重要。

  “隋朝倒是信守承諾,糧食都是優質稻米,不過……”

  “不過什么?”

  “就是太貴了?!?br/>
  “戰亂之中,萬貫冰冷家財也不如一斗米實在,貴一點都無所謂?!崩顪Y沉吟了一下,又說道:“一件兵器、一套鎧甲耗時太久,一時間也趕制不出多少,可以稍微押后一些。先把收集到的銅料全部鑄造成開元通寶,務必在戰爭爆發之前,將黃金白銀和銅錢全部換成糧食?!?br/>
  “兒臣遵命?!崩罱ǔ瑟q豫了一下,應了下來。

  “礦山進展得如何了?”

  “眉山郡平羌縣的鐵礦山已經找到,不過礦藏位于巖石下層,很難開采,如果全力開采,每年最多也只能產鐵百萬斤左右,遠遠無法滿足軍隊和百姓需求,兒臣現在已經責令當地官府全力開采,并在平羌縣建立冶煉工場,最多三個月后就能冶煉出第一爐生鐵。從平羌縣運到龍游縣,然后通過江水直達夷陵流頭灘?!闭f到這里,李建成看了父皇一眼,又說道:“兒臣擅自作主,令眉山郡守從平羌縣礦場開鑿一條官道直達龍游縣江邊?!?br/>
  “這都是小節,皇兒做得很好?!崩顪Y揮了揮手,又問道:“平羌礦場可有伴生銅礦出產?”

  李建成搖了搖頭,“基本上沒有?!?br/>
  李淵沉默了,心中忽然有些不舒服起來,只因李唐從民間征集到的生鐵和銅料,其實都是在吃他所謾罵、痛斥的隋朝的老本,這讓他格外難堪。更令他揪心的吃老本不能長久,最多只能再征集一兩次,否則就會激起民變。

  過了半晌,李淵緩緩的說道:“我們之前專門針對銅鐵召開了一次朝議,是因為生鐵和銅錠事關重大、迫在眉睫,沒有銅鐵,無法成就帝國,如果我們沒有穩定的銅鐵供應,就造不出兵器鎧甲、造不出開元通寶,我們大唐王朝就無法持久,所以我們盡管討論過,但如果遲遲找不到穩定的來源,危機就會一直困擾著我們,甚至愈演愈烈,直到我們大唐王朝無法支撐下去,希望皇兒知道這件事的嚴重性?!?br/>
  “兒臣明白?!?br/>
  “皇兒繼續說?!?br/>
  “父皇,銅鐵產自礦山,只要找到就好辦。兒臣自從發現缺少銅鐵之后,就派出工部工匠分赴巴蜀尋找礦脈,但這是一件很耗費時間事情,而且有時候即便是找到了礦山,卻因為交通無法運出?!?br/>
  “有沒有想過從外部解決?”

  “兒臣想過,但基本不可能?!崩罱ǔ煽嘈Φ溃骸疤煜掠忻蔫F礦區有十處:一是歷陽、二是江夏、三是武安邯鄲、四是遼東、五是涿郡和右北平、六是五原、七是雁門……”

  “夠了!”李淵粗暴的打斷了李建成將要說的另外三處礦場,不用聽他都知道這三處鐵礦場位于楊侗的地盤。聽這些,實在太瘆人了,還不如不知道呢?

  “……”李建成尷尬的閉嘴。

  李淵黑著臉道:“朕就不信巴蜀除了眉山,其他地方就不有礦山,讓工部的官員集體看書,從《區宇圖志》一一查找?!?br/>
  “兒臣遵命?!?br/>
  李建成頓了一頓,又說道:“汶山郡郡守來信,說是有很多羌人入境,前來交換生活物品,他們的物品大多是牛皮馬皮、羊皮羊毛,兒臣覺得可以和讓他們帶來耕牛和戰馬,父皇覺得如何?”

  李淵雙眼一亮:“再好不過了?!?br/>
  “兒臣可以讓地方官員試一試?!?br/>
  “很好!”

  話音剛落,蕭瑀快步入內,躬身施禮道:“微臣參見圣上!”

  “蕭相可是有要緊之事要說?”李淵問道。

  “稟圣上,微臣認為勢弱的堯君素和杜伏威攻打李密之事,極有可能是楊侗拋出來的誘餌,事實上,楊侗極有可能已經沿海路南下,從背后攻打江都城。圣上,江都城一旦被攻破,李密極有可能成為第二個高建武?!?br/>
  李世民在信上著重交待蕭瑀,讓他將信上內容當成自己之所思,這正是李世民的精明之處,一來可以避開結交皇帝近臣之罪名,以免父皇反感;二是蕭瑀乃是他的支持者,蕭瑀若是獲得封賞,對李世民也有好處;三是蕭瑀說完之后,宇文士及再帶著自己的書信入宮面圣,然后是李建成,三管齊下之后,使出兵支援李密之提議變得更有說服力,父皇也將認真考慮李密對于李唐王朝的重要,而不是開口就否決。

  實際上李密對于大唐的重要意義,李淵心知肚明,今天的朝會上,李唐君臣就專門針對鄭元璧求援之事討論過,有李密在徐州、江淮、江南牽制,隋軍不會也不敢全力攻打唐朝,這一點是今天達成的共識。楊侗從海路進軍江南的觀點,還是首次聽聞,不過當蕭瑀說到‘高建武’三個字的時候,立馬就認可了這個說法。

  一時間,心中是又喜又憂。

  喜的是楊侗首選之敵不是自己,使自己有充足時間來處理內部之敵;憂的李密一旦敗亡,李唐王朝就會失去最強大的天然盟友。

  過了半晌,他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就算我們看穿了楊侗之策,也來不及通知李密了,從襄陽到江都,少說也要十天時間,信使要避開隋軍的重重盤查,路上所花的時間就更多了,當信使到江都城的時候,江都城恐怕已經淪陷了?!?br/>
  “圣上,或許還有挽救的辦法!”

  “蕭相國有什么辦法?”李淵立刻明白蕭瑀要說什么,只因朝會上,也有人說要進軍江淮,不過被他一口否決了。

  蕭瑀說道:“圣上,我們可以出兵南郡,逼荊襄隋軍集中于南郡,柴駙馬之軍便可以從后面攻打堯君素和杜伏威的隋軍……”

  “不可能?!辈坏仁挰r說完,李淵如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立馬就炸毛了,毫不客氣的斷然拒絕:“朕又是滅佛,又是禁道的,把滿天神佛都得罪了個遍,才得到這么一點點兵,這些兵訓練不到一個月,連裝備都缺,怎么打?拿木頭刀子上陣嗎?這是我大唐最后的力量了,朕敗不起,絕不答應、不同意出一兵一卒?!?br/>
  “……”蕭瑀一頭黑線,萬萬沒想到皇帝拒絕得這么干脆利落,空有一番打算,愣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李淵怒火萬丈,陰沉著臉一言不發。

  楊侗好不容易消停一下,你蕭瑀卻讓我主動開戰,這不是讓我的兵去送死嗎?我的兵打沒了,我的命也沒了。

  李建成明白父皇因何惱怒,連忙當起了和事佬:“父皇,李密和我們是唇亡齒寒的關系,重要性不言而喻。蕭相國出于天下大勢考慮,才會這么急切。您冊封蕭相為政事堂相國、御史大夫,不就是看中蕭相國剛正不阿、光明磊落的品質嗎?”

  說到這里,李建成又向蕭瑀拱手說道:“蕭相國,您的心情我理解。但是父皇也說了,我們的兵大多是不堪一戰的新兵,我們甚至連鎧甲武器都湊不齊,又怎么能夠救得了李密?關鍵是楊侗具備全面開戰的實力,要是我們招惹他,隋唐之戰、隋魏之戰極有可能同時爆發,我們根本抵擋不了隋唐邊境的幾十萬虎狼之師,生死存亡之際,您說誰能救我們?”

  李世民要是聽到李建成這番話,不知是何感想,反正蕭瑀是啞口無言了。

  “蕭相國,這不是朕膽小怕事,實在是實力不如人,得認。我們以前就是好高騖遠、目空一切、不敢面對現實,才會屢戰屢敗,再不長記性,我們真就亡國滅種了?!崩顪Y這時候也緩過氣來,嘆息道:“李密那邊,朕是愛莫能助,唯一能做的就是多派幾支信使,讓他留意海上動靜,能不能及時送到他手上,也只能聽天由命了?!?br/>
  蕭瑀萬般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低聲道:“微臣明白了?!?br/>
  李淵和聲道:“明白就好,李密若滅,隋唐大戰也將開啟,給我們準備的時間已經不多了,蕭相國理應把心思放在朝政上,我們日后才能和楊侗放手一搏?!?br/>
  蕭瑀知道歸根到底是圣上被楊侗打怕了,已經徹底失去力爭上游、搏擊升空的斗志,恨不得立即撤出襄陽,跑到巴蜀偏安一隅,安安分分度過余生;但是楊侗滅了李密,不,只須掌控大局,就能抽了數十萬雄兵,然后挾大勝之勢進攻李唐。

  現在的李唐王朝連皇帝都失去奮進之志,巴蜀有四塞險關又有何用?失去了人心的李唐國祚又能堅持得了多久?茍延殘喘的日子又豈能長久?

  再看人家楊侗,雖然占據了有四關之險的關中,但他始終沒有憑之為恃。雖然花費人力物力無數去修建高大、堅固的新長城,但是他從一開始就將之定位成進攻前的堡壘,目的是出兵之后,免得后方空虛,讓百姓吃大虧。有這道長城在,軍隊可以無后顧之憂的征伐域外。

  這才是皇者應有的氣勢。

  一一對比,蕭瑀心中生起一股難言的疲憊之感,意興闌珊的躬身行禮道:“微臣告退?!?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