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你有種就殺了我 > 第276章 你們知道得太多了

第276章 你們知道得太多了

  “我看你腦子里都是水,放點茶葉進去泡泡更好?!?br/>
  詩懷風踱步走了一會,忽然說道:“我有事要找醫官,紅樂咱們明天再聊?!?br/>
  樂語好奇問道:“你為什么要找醫官?!?br/>
  “沒什么,一點小病罷了?!彼降鼗貞?。

  這時候,所有人沒錯,是所有人,包括琴悅詩都知道詩懷風得了痔瘡。

  輝耀人近乎百病不侵,他們字典里的病痛就沒多少,而東陽臨近東海,飲食多以海鮮為主,氣候濕熱,口味辛辣,而詩懷風又是經常坐著算賬管事的事業型男子,而細胞分裂增強都不能治愈,甚至可能會加重病情的病痛,只有一種。

  而且大家也敏銳地意識到,從進來到現在,詩懷風就沒坐下來過。

  而回憶得更深遠的樂語,甚至發現詩懷風在船上也沒坐過。

  “風仔,我陪你去吧?!痹姂秧瀲@氣道:“我也要防患于未然?!?br/>
  你們詩家是不是有點問題

  琴家三兄妹目送他們離開,正廳忽然陷入沉默。

  琴月陽問道:“兄長,我接下來的任務是?”

  樂語一怔,才想起琴月陽從小都大都有琴樂陰安排計劃。

  學習,修煉,經營,努力目標,一切一切,琴樂陰都將弟弟安排得明明白白。

  假如說人生是一場馬拉松,琴樂陰就是那種會為人每50米放一個標記的教練。

  一般而言,正常人都會討厭這種被安排好的人生,就像富二代會拒絕繼承家族企業,非要到小公司邂逅白蓮花女主但琴月陽顯然不討厭這種安排,反而催促著樂語要下一個主線任務。

  但樂語就犯難了,他可不知道發布什么任務好,琴樂陰也沒有弟弟養成計劃的后續大綱,只能自己編了:

  “嗯,嗯你的咬戰法好像差不多要到達融會貫通境了吧?那這些天就先修煉戰法吧?!?br/>
  琴月陽點點頭:“那家里事務是兄長你來處理,還是聘請新管家來處理,又或者由我來負責?”

  “你來負責吧?!彪m然樂語非常鄙視琴樂陰將弟弟培養成工具人,但樂語親自用過后,發現真香。

  “好?!?br/>
  然后兩人一同看向琴悅詩,他們都知道妹妹之所以還沒走,肯定是有話想說。

  果不其然,琴悅詩走到樂語面前,問道:“你之前說的話還算數?”

  “麻煩提醒一下我說的哪句話?!?br/>
  “可以讓我到皇家學院繼續學業的話?!?br/>
  “你愿意了?”樂語驚訝道:“我還以為你不愿意接受兄長的好意呢?!?br/>
  “無論如何,學習是不會錯的,掌握力量也是不會錯的?!鼻賽傇娍粗f道:“畢竟你們男人是靠不住的?!?br/>
  “是啊?!睒氛Z感嘆道:“荊正武是真的靠不住,如果他不跟足智多謀的荊正威爭家產,又何苦讓三妹如此傷心。他只是沒了命,但三妹你沒了愛情??!”

  硬了,硬了,琴悅詩拳頭硬了。

  琴悅詩嘴巴都快扭曲了,從牙齒間崩出幾個字:“還,算,數,嗎???”

  “三妹你如此好學,我會盡量安排的?!睒氛Z嘆息道:“真好啊,你又可以繼續青春靚麗的學生生活了?!?br/>
  “你這么喜歡,你也去上學啊?!鼻賽傇娎淅淦蚕聨讉€字,頭都不回離開了。

  等琴悅詩走遠后,琴月陽問道:“為什么?”

  樂語心想你們琴家人就喜歡說話只說關鍵詞的嗎?我看起來很像百度?

  “為什么非要惹三妹生氣?“琴月陽有些困惑:“剛才明明是你們重歸于好的契機?!?br/>
  “不為什么,做了十幾年好哥哥,只做錯一件事,就被她怨恨這么久;反倒不如做一個壞哥哥,到時候只要做一件好事,就能讓她刮目相看了,更何況”

  “我的確也不算是好兄長嘛?!?br/>
  樂語攤攤手:“工二弟,我有點累,想洗澡休息了?!?br/>
  琴月陽點點頭:“我這就吩咐人準備熱水?!?br/>
  看著工具人弟弟離開,樂語閉上眼睛叩了叩茶幾。

  他也進步了。

  千羽流的經歷告訴他,不要跟白夜有聯系。

  陰音隱的經歷告訴他,不要喝別人提供的液體。

  荊正威的經歷告訴他,不要制造羈絆。

  目前青嵐這個羈絆已經能滿足他的情感需求,他不需要更多親人,也不需要更多朋友。

  琴樂陰的羈絆太多了,他要慢慢地,抽絲剝繭地,將其全部斬斷。

  死亡對他而言只是旅行的中轉站,但對于其他人而言卻是永恒的別離。

  雖然他一個盜號的,好像沒資格說這樣的話,但他是衷心希望別人不要因為他的死亡而感到痛苦。

  或者說。

  他希望自己,能在看見別人因為自己死亡而感到痛苦時,而不會感到痛苦。

  “大少爺在醒來之后就變了很多?!?br/>
  “對啊,他不僅沒喝那個紅汁了,還忽然喜歡喝蜜糖五花茶?!?br/>
  “以前大少爺都是選擇速度更快的淋浴,現在反倒是泡澡了?!?br/>
  “而且他剛才還對我說謝謝了?!?br/>
  “真的嗎?我在船上幫大少爺穿靴的時候,也聽到他對我說謝謝了,我還以為我聽錯了”

  兩位仆人一邊閑聊一邊穿過宅院,他們沒注意到,因為宅院里已經長期沒人入住,庭院里有些燈壞了也沒換,走廊里有許多陰影。

  就在仆人路過一處走廊陰影的時候,一雙手宛如利爪般從陰影里伸出來,準確無誤箍住他們的后頸,指甲緊緊刮著他們的喉結,鮮血的痛苦令他們將尖叫憋在肚子里。

  “二,二少爺???”兩位仆人恐懼地側過頭,發現穿著黑十字白外套的琴月陽站在背后:“我們”

  “現在由我全權負責家里的事務?!鼻僭玛栞p聲說道:“我覺得,是時候換一批下人了?!?br/>
  “二少爺,大少爺他”

  “我一向擅長善后?!?br/>
  隨著脖子的兩聲脆響,兩位仆人的身體倒了下去。琴月陽看了一眼后面熱氣彌漫的浴室,又看了看手里提著的兩具尸體,臉色一如往常,無悲無喜。

  “你們知道得太多了?!?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