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他從地獄里來 > 123:定親發糖,大火真相(一更)

123:定親發糖,大火真相(一更)

  上午十一點,太陽正好,積雪都化了,在路面上結成了冰,大人們在門前鏟雪,小孩們堆個雪人兒,你安個眼睛,我畫個嘴。

  戎鵬雪鏟到一半,接了個電話,是消防隊的中隊打來的。

  “嫂子生了嗎?”

  中隊說生了,生了倆。

  戎鵬笑呵呵地祝賀:“恭喜啊,中隊?!?br/>
  中隊支支吾吾,問可不可以跟他換個休假的時間。

  他們消防隊休假都是輪著休的,一個月休一個,這個月是戎鵬的假期。

  戎鵬爽快地答應了:“沒問題,那我下午就歸隊?!?br/>
  中隊在電話道謝。

  “客氣什么,你在家好好陪嫂子?!?br/>
  中隊說,下次把假還他。

  “成,等下次我媳婦生孩子,你再把假還我?!?br/>
  中隊問什么時候。

  “快了快了,日子已經定了,下個月初十,到時來喝喜酒?!?br/>
  中隊樂呵呵地應了。

  戎鵬掛了電話,聽見雞叫聲,往院子里瞥了一眼,看見戎黎在追一只雞。戎鵬把掃帚先擱一邊:“戎哥,我來幫你?!?br/>
  上次那只雞燉湯了,戎黎要再抓一只,送去給徐檀兮。

  戎關關在廚房,給秋花老太太摘菜。

  “秋花奶奶,”他抓著一把芹菜,一片一片葉子地摘,邊摘邊問,“我哥哥為什么要抓雞?”

  秋花老太太說:“因為要送給你徐姐姐?!?br/>
  戎關關處在對什么都好奇的年紀,問題一個接一個:“為什么要送雞給徐姐姐?!?br/>
  “因為他倆在處對象?!?br/>
  “為什么處對象要送雞?”

  老太太想了一下才回答:“因為大家都送?!?br/>
  戎關關十萬個為什么:“為什么大家都送?”

  “這是鎮里的老祖宗訂的規矩?!?br/>
  戎關關睜著好奇的大眼睛:“為什么老祖宗要訂這樣的規矩?”

  秋花老太太被他問得哭笑不得:“這你就要去問老祖宗了?!?br/>
  “去哪里問???”

  老太太想了想:“土里?!?br/>
  戎關關:“……”

  一旁的廖招弟忍俊不禁,笑著笑著突然胃里翻滾起來,她頭轉到一邊,干嘔起來,也沒吐出來什么,就是反胃得厲害。

  秋花老太太把芹菜放下,過去給她拍拍背:“笑笑,你沒事吧?”

  廖招弟搖頭:“沒事的,奶奶?!?br/>
  “笑笑嫂嫂,你生病了嗎?”戎關關把口袋里揉成一團的衛生紙掏出來,給廖招弟,他說,“徐姐姐是醫生,她會看病的?!?br/>
  “嫂嫂沒生病,是肚子里的小寶寶餓了?!绷握械懿凰愫芷?,皮膚有一點黑,她笑起來會露出牙齦,眼睛瞇成一條縫,會讓人感覺很治愈,是老人會喜歡的那種善良有福相的長相。

  戎關關覺得不可思議,他摸了摸自己圓滾滾的肚皮,把口袋里零食都掏出來:“給你吃?!?br/>
  一顆鹵蛋,三顆糖。

  廖招弟笑著說:“謝謝?!?br/>
  “不客氣?!?br/>
  這時,戎黎拎了只雞進來:“有沒有紅線?”

  “等著,我去給你拿?!?br/>
  秋花老太太去拿紅線了,是手工編的,也叫月老線。

  戎黎拎雞去李銀娥家的時候,路上不少人看到了,拎一只雞沒什么稀奇的,但拎一只腳上綁了紅線的雞就不常見了,拎的人還是媒婆們列為“釘子戶”的戎黎,那就稀奇了。

  紅中嬸特地問了一句:“戎黎啊,你這雞是送去誰家???”

  “李嬸家?!?br/>
  戎黎穿著一身黑,拎著雞,打人門前而過。

  等人走遠了,幾個村婦就議論上了。

  “他什么時候跟銀娥家的房客好上了?”吳佩瑤織著毛衣,曬著太陽。

  她妯娌接了句:“男的俊女的靚,看著看著就對眼了唄?!?br/>
  “銀娥家的那個房客什么來頭?看著挺有錢的,怎么跑鄉下來開店了?”吳佩瑤把聲兒放小點兒,“我聽說那些有錢的富商都喜歡把二奶偷偷養在鄉下,會不會——”

  “你知道人家開那車多少錢嗎?”王月蘭說得好像她知道一樣,“電視里原配夫人都開不起那樣的車?!?br/>
  吳佩瑤想不明白了:“既然她條件這么好,干嘛要跟戎黎處對象?”

  平日里說戎黎閑話說得最多的王月蘭破天荒替他說好話了:“戎黎咋了?十里八村哪個有他長得好?!?br/>
  長相是沒話說,不過:“戎黎他爸是殺人犯——”

  王月蘭翻了個白眼,拿鼻孔看吳佩瑤,哼了聲:“你這個人思想怎么這么齷齪?”

  吳佩瑤:“??”

  她滿腦袋問號,王月蘭是不是中邪了?

  搞笑了,吳佩瑤呵呵:“我齷齪?這不都是你之前跟我說的嗎?”

  王月蘭不承認,死不承認:“我沒有,不是我,別瞎說?!?br/>
  “……”

  吳佩瑤剛想理論,王月蘭扭腰就走,邊喊:“小川,小川!”她把兒子叫來,“銀娥奶奶家在發糖,你快去?!?br/>
  一幫小孩子都去領糖了。

  徐檀兮臉皮薄,不好意思出院子,她站在堂屋門口,朝外邊張望,那只腳系紅繩的公雞就在旁邊,偶爾咯咯一聲。

  “之前不是送過了嗎?”

  戎黎說:“那次你不在家,沒收著?!彼裨缣匾饨兴诩业?,不要去店里。

  徐檀兮順口問道:“那只雞呢?”

  戎黎倚著門,被陽光曬得很愜意:“燉了?!?br/>
  “……”

  哦,他雞沒送出去,生氣了。

  “小徐,”李銀娥還在門口給小孩子們發糖,“你別忘了,待會兒戎黎回去,你要回他一只雞,我已經給你綁好了,就在雞窩里頭擱著?!?br/>
  徐檀兮應了一聲,“哦,知道了?!?br/>
  戎黎站在太陽里,手指勾著她一縷頭發,輕輕打著圈:“你知道回了我一只雞是什么意思嗎?”

  她猜得到。

  戎黎拉著她進屋,屋里沒人,他手一伸,把她撈到懷里抱著:“在祥云鎮,這就算定親了?!?br/>
  鄉下不搞定親宴,回一只雞,長輩在門口給來來往往的人都送點糖果,意思是這家的姑娘已經定出去了,旁人就不要再上門來說親了。

  徐檀兮仰著頭,手抓著他腰上的衣服:“進度有一點快?!?br/>
  “那要我慢一點嗎?”

  她臉紅地別過頭:“這樣也可以?!?br/>
  “徐檀兮,”戎黎低頭,把一張漂亮的臉湊到她眼前,“我以后就是你的了,你可要收好?!?br/>
  她笑著點頭:“嗯?!?br/>
  對于戎黎拎回來的那只雞,戎關關表現得非常糾結:“哥哥,這個雞要怎么辦?要燉湯嗎?”

  白斬雞也不錯啊,手撕雞也行。

  戎關關左右為難:“我最想吃小雞燉蘑菇?!?br/>
  戎黎把雞往院子里一扔:“養著?!?br/>
  啊,小雞燉蘑菇泡湯了。

  午飯過后,李銀娥在洗碗,徐檀兮拿了刺繡來繡。

  “小徐,”李銀娥在廚房喊,“你幫我把這個酸蘿卜送去給秋花老太太,她孫媳婦害喜害得厲害,拿去給她解解口?!?br/>
  “好?!?br/>
  戎鵬下午就要回消防隊。

  廖招弟送他出門:“奶奶說,裁縫下周會來給我們量尺寸,你趕得回來嗎?”

  下個月初十他們結婚,裁縫是來給他們做新衣的。

  “趕得回來,我們中隊他媳婦生了雙胞胎,我給他頂一周的班,下周就回來?!彼樕嫌邪?,笑起來不好看了,“你在家要是有什么想吃的,不要不好意思,跟奶奶說就行?!?br/>
  “嗯?!?br/>
  “外面冷,你別送了,快進去吧?!?br/>
  廖招弟幫他把拉鏈拉好:“你工作的時候,一定要小心?!?br/>
  “放心吧,等我回來?!?br/>
  他擺擺手就走了,也沒有行李。

  廖招弟看著他的后背,突然鼻酸:“鵬哥?!?br/>
  戎鵬又跑回來:“怎么了,笑笑?”

  她想起了醫院那場大火,想起了他逆火奔跑時的背影,滾滾濃煙下,他穿著橘色的消防服,毫不猶豫地往火光里跑。

  “我們已經有寶寶了,”她知道不應該,可還是抓著他的手艱難地開了口,“你可不可以換個工作?這個工作太危險了?!?br/>
  戎鵬搖了搖頭:“笑笑,再危險的事,也總要有人去做?!?br/>
  她松開了手:“你去吧?!?br/>
  戎鵬走的時候,天是陰的。

  他在巷子里碰上了來送酸蘿卜的徐檀兮,打了聲招呼:“徐小姐?!?br/>
  徐小姐回他:“戎先生?!?br/>
  “你身體都養好了嗎?”他怕臉上的疤會嚇到人,戴了口罩,“當時太忙了,也不知道你傷得怎么樣?!?br/>
  徐檀兮詫異:“你之前見過我是嗎?”

  這時,巷子口有人在喊:“戎鵬!”

  是來接他的人,已經在催了:“別磨蹭了,快點兒?!?br/>
  戎鵬回了一句:“就來?!?br/>
  他說,等他下次回來再說。

  徐檀兮說好。

  他跑了一段,回過頭去,看見廖招弟還在家門口,便用力揮手,大聲喊:“笑笑,等我回來?!?br/>
  那一天是圣誕節過后的第二天,十二月二十六。

  戎鵬沒有回來,廖招弟等來的是他的骨灰。

  他每一次出任務都會寫一封遺書,這次他在遺書里寫道:如果我回不去了,把我的骨灰帶回祥云鎮,我奶奶和妻子都在那里。

 ?。}外話------

 ?。?br/>
  錯別字還沒查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