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藥師的寵妃之路 > 第235章出主意

第235章出主意

  慧蘭憋著笑,李承澤狠狠瞪她一眼,彎腰把閨女抱起來坐在自己懷里,摸摸后脖子見沒出汗,這才滿意。

  “去哪玩了?”

  “去后殿的空地,嚴嬤嬤說空著也白浪費,打算翻翻地種些花草,我幫忙來著?!?

  “是么,欣姐厲害。欣姐,你母妃要去清虛觀替老祖宗和皇爺爺祈福,三年后才能回來,你自己把這個宮殿看好,等你母妃回來行不行?”

  李承澤低頭在女兒耳邊和她商量,不能臨走再說,孩子受不了母親突然離開。

  欣姐歪歪頭把腦袋搖的像撥浪鼓,“不好,我要和娘在一起,我不稀罕宮殿再好也不要。我要娘?!?

  “哈哈哈!好閨女,娘沒白疼你?!?

  慧蘭一聽哈哈大笑,捧著閨女的臉親了親,欣慰極了。

  李承澤扁扁嘴,再次耐心的在她耳邊嘀咕,“你娘不去不行,欣姐最乖了,咱商量商量唄?!?

  “那我和娘一起走,我不怕吃苦?!?

  欣姐一甩頭就要跑,不想搭理老爹了。

  被李承澤一把抓住摁了坐在腿上,“你要是留下來陪父皇,父皇就抽空帶你去莊子上玩,還讓人教你習武耍刀騎馬?!?

  “真的?”

  欣姐早就想騎馬了,慧蘭不允許。小模樣歪著腦袋扁扁嘴,跟真事似的,還要琢磨一回。

  “真的,不過你得認真讀書才行,父皇要考察?!?

  “行吧,我看你可憐才答應的,不然我就去陪我娘了?!?

  欣姐一臉語重心長的拍拍她老子的胸口,一副小大人的摸樣,把慧蘭逗得哈哈大笑。

  “成,我閨女孝順,知道心疼爹,那咱們可說定了,不能忘了,也不能轉臉不算數了,明年開春你娘就要走,不許賴賬?!?

  李承澤伸出小拇指和女兒拉勾。

  “行吧,本公主不賴賬?!?

  欣姐伸出手指和老爹拉勾,豪氣沖天的小表情。

  李承澤這才放心了,轉而問起欣姐的功課來,一問一答頗有默契,欣姐極為聰明,而且過目不忘,學東西很快記得牢,不過李承澤和慧蘭都舍不得這么早讓孩子辛苦,也就這二年可以撒歡的玩,等五歲以后在去書房讀書也來得及。

  下午一家三口吃了晚膳,欣姐唱了一首新學的民謠給李承澤聽,父女倆嘻嘻哈哈鬧得十分歡快,直到天色已晚欣姐要睡覺了才離開。

  安頓了欣姐后慧蘭才回來,“你怎么把你閨女說通的?”

  “我跟她說了教她騎馬耍刀,她就應了?!?

  “也不能太早教,我怕摔壞了?!?

  “你放心吧,我曉得厲害。你去了清虛觀后,我把裴新留給你,裴亮我有用,你再去買一些孤兒,男女都要,訓練他們練武習文,將來我打算留給欣姐和孩子們用?!?

  “好,我之前也在琢磨這個事呢,一直沒躊躇空來,等我去了安頓了就辦這事?!?

  慧蘭早就想這個事了,只是一直騰不出手來。

  “嗯,去了給我寫信,我在家等你?!?

  李承澤低頭情緒又不高了。

  “我不過就走三年而已,你等我回來?!?

  慧蘭摸摸他的后脖子,輕輕撓了撓,哄他開心。

  “好,我實在舍不得,但這是個好機會,為先帝爺和太后祈福三年,這事對名聲極好,我總要替你爭取一下的?!?

  李承澤一心要給她后位,這也是一開始慧蘭沒有想到的,但也覺得很窩心,這個男人是真的愛自己,愿意給名分,給地位給榮耀。

  皇后之位固然會受到一些束縛,但誰說正妻之位不好的,事在人為,可以慢慢謀劃,就算是做了皇后我也可以爭寵。

  “好,我懂你的心,我替你祈福,你在家好好做事,坐穩地位,為大邕朝的百姓的安康富足而努力,別枉費了這個帝位和先帝爺的囑托?!?

  “我知道,我沒忘?!?

  李承澤想起父皇還是有些難受的。

  “老二怎么辦?我的意思關起來,不能殺,你需要好名聲,名聲對帝王來說也很重要,關起來關一輩子?!?

  慧蘭不是好人,可有些事不能不顧及,但可以尋求其他途徑。

  “我也是這么想的,殺了固然容易,但既然父皇不愿意我們兄弟鬩墻,那我就最后盡孝一次吧,留著他吧,給我搏個好名聲?!?

  “他是不是還有幼子,不懂事的,抱出來養在宮里,好好教導成才,算是給老二留個根苗,也能堵住大家的悠悠之口?!?

  慧蘭勾起紅唇,笑的甜美,盡是瀲滟的風華。

  李承澤一拍大腿哈哈大笑,“這個主意我怎么沒想到呢,我養大的孩子肯定跟我親啊,就算忘不了親爹也和他不親,將來我讓他挑起二房一脈,他只能更加感激我,就是百官也說不出個不字來。蘭兒,還是你厲害啊?!?

  慧蘭笑了笑,“我的法子是陰損了點,卻可以兩全其美。老二那個人性格陰狠沖動,未必教得好孩子,倒不如把不懂事的孩子抱出來接到宮里好好教導,一來是為了你的名聲,二來么也是給老二留個懂事的孩子繼承王府,難道都跟著親爹去鬧事就是好的?

  孩子是無辜的,也是一張白紙,你寫什么他就是什么,你只要好好的教,將來孩子長大了讓百官看看,到底是誰心懷叵測,我對侄兒可沒有私心,將其教養成人了,對得起父皇的囑咐和兄弟情義了?!?

  “還是你聰明,只要我教的好,孩子只會跟我親,而且就算最后還是要認爹,但我能給的他爹給不了,我就不信有人放著大好前程不要,非要一條道走到黑?!?

  李承澤高興地連連點頭,軟刀子割肉才是最疼的,這是對老二最狠的懲罰了。

  “不過么,孩子小你要選個合適的養母教養,我覺得馬氏挺合適,老二的兒子不可能過繼,馬氏不適合養親生的,但可以落個好人緣,也能給她一個安慰?!?

  “我考慮一下,這些不著急,我們來聊聊你要把我推給別的女人的事?!?

  李承澤化身成餓狼撲了過來。

  “討厭,呵呵呵!”

  慧蘭咯咯嬌笑,二人鬧成一團,床幔被放下,二人的身影重疊,留下的是甜蜜的味道。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