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柯學驗尸官 > 第134章 寫作試驗,讀作約會

第134章 寫作試驗,讀作約會

  孤男寡女,在這無人打擾的實驗室里,做起了一些和DNA有關的事情。

  整個過程異常...無聊。

  按照宮野志保的指導,林新一把自己帶來的陳舊血痕檢材剪碎,放到EP管(微型離心管)里。

  再加氨水,SDS,蛋白酶K...

  改變濃度,重復操作,設立幾個對照組。

  “等著吧,保守起見,至少得先用氨水浸泡3個小時?!?br/>
  宮野志保冷著臉坐在一邊,望向林新一的目光里卻隱隱顯著期待:

  做這種試驗可是很耗時間的...

  接下來從早到晚的一整天,林新一都得和她待在這實驗室里。

  這么長的時間,這蠢貨總不可能一直跟她聊生物吧?

  畢竟,雖然現在表面上看著像是在做試驗...

  但宮野志保心里清楚,林新一應該也清楚,他們現在這就是在約會。

  “說起來,我們原來還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單獨地長時間相處過?!?br/>
  “林新一,他會跟我聊些什么呢?”

  以前從來沒有經歷過約會的宮野志保,心里不免有些小小的緊張。

  現在光是用氨水浸泡檢材,就要等上3個小時。

  這段無聊的等待時間里,有什么想說的,也該跟她說了。

  于是,宮野志保開始靜靜地等待著。

  林新一就坐在她面前,也開始靜靜地等待著。

  .......

  空氣有些沉默,甚至顯得尷尬。

  兩人大眼瞪小眼,竟是都不知道該聊什么來打發時間。

  “那個...”

  林新一憋了很久才憋出一個話題:

  “等會怎么離?”

  “13000轉/分,離10分鐘?!?br/>
  “......”

  兩人交流了一下試驗細節,空氣又變得死寂。

  這時候,宮野志保才突然發現了一個致命的問題:

  她和林新一,好像從來就沒有“正?!钡亓倪^天。

  以前他們根本就不怎么說話,最近說話算是多了一些...但也從來沒有像正常的關系良好的青年男女一樣,聊過什么私人的問題。

  沒辦法...誰讓他們兩個都是不愛說話的“自閉”性子。

  就像是冰塊遇上了液氮,兩個人湊到一起,空氣想不冷都不行。

  “怪不得他一直問我生物學的問題...”

  “原來,這家伙是在努力地跟我找共同話題,想跟我多說說話而已?!?br/>
  宮野志保突然發現,問題可能出現在她自己身上。

  因為她的生活太過單調,別說是跟林新一,就算是跟她姐姐見面,問起近況都沒什么話可講。

  那么,除了直白地談情說愛,她還能跟林新一聊什么?

  聊工作?林新一又聽不懂。

  聊生活?她的生活單調得像是白紙。

  聊愛好?她最大的愛好是看時尚雜志,收集名牌包包。

  說起來,這些年,她收集的名牌包還都是林新一出錢買的...

  但他一直扮演的都是個付賬工具人的角色,可沒有對名牌包本身展現什么興趣。

  “那該聊什么呢?”

  “要不我主動一點...問問他最近的生活?”

  宮野志保不禁陷入沉思。

  而這時,林新一突然打破了沉默:

  “那個,宮野?”

  “反正現在試驗還得等幾個小時才能繼續,不如我們...”

  “嗯?”宮野小姐期待地張大了眼睛。

  “我們去做動物試驗吧?”

  林新一像是突然發現了什么,一下子來了勁頭:

  “上次問過你河豚毒素的毒理和作用機制,但畢竟只是口頭上有所了解?!?br/>
  “關于這個劑量問題,我總有一些把握不準?!?br/>
  “雖然調低了劑量,還是擔心會把人毒死?!?br/>
  “要想下毒下得精準,能根據需求把人毒得‘恰到好處’...我覺得還是得做一下動物試驗,確認不同劑量帶來的中毒效果才行?!?br/>
  宮野小姐的表情悄然變得微妙。

  而林新一全然沒有察覺,只是繼續說道:

  “對了,宮野?!?br/>
  “如果想通過動物試驗推測對人的用藥劑量,人與實驗動物用藥劑量該怎么換算???”

  宮野志保:“......”

  她是萬萬沒想到,她和林新一的第一次約會...

  約會話題,是聊下毒,還有毒素劑量。

  約會活動,是做動物試驗,毒殺老鼠。

  你能不能再不浪漫一點啊,笨蛋?

  宮野志保本能地在心里吐槽著林新一。

  但是,在下意識的郁悶之后,她卻又突然意識到,這不能怪他:

  正因為她不擅長交流,不擅主動帶起話題。

  生活又那么乏善可陳,讓人無從聊起。

  林新一才會為了迎合這么“無趣”的她,為了能跟她有共同話題,一直這樣搜腸刮肚地去問這些能跟她聊起來的問題...

  想著想著,宮野志保不禁有些觸動。

  她突然有教林新一學生物的耐心了:

  “人與實驗動物用藥劑量換算,一般是按照兩者體表面積的比例?!?br/>
  “而人和動物的體表面積,都可以通過把身高、體重代入公式來計算...”

  宮野志保不厭其煩地跟林新一講解起來。

  林新一也認真傾聽,時不時和宮野小姐交流互動。

  實驗室里死寂的空氣,不知不覺地,漸漸變得活潑而溫馨。

  .....................................

  夜里。

  坐在那輛漆黑的保時捷里,看著窗外漆黑的夜幕,琴酒的心情還算不錯。

  因為他知道,自己安排的臥底最近做得很成功。

  林新一已經成了公眾心目中的正義代行者,警方內部的明星管理官。

  他設計的臥底計劃,已經完美地邁出了第一步。

  現在林新一要做的就是徹底跟實驗室,以及一切跟組織有關的地方脫鉤。

  過段時間再想辦法由兼職轉正,全職加入警視廳,取得正式編制。

  到時候,依靠自身積累的功績和名望,從公眾和警方那里取得的信任,林新一就能成為真正的警視廳高官。

  這樣一來,他能幫到組織的地方可就太多了。

  毫不夸張的說,就按組織現在這種“四面漏風”的情況...

  作為罕有的成功打入敵方高層的臥底,林新一就是組織未來的希望。

  想到這個希望正在漸漸變成現實,琴酒冷峻的臉上不禁多了些微不可查的笑意。

  但這時...

  “大哥,大事不好了!”

  剛剛接了一個電話的伏特加,突然一驚一乍地打攪了琴酒的好心情:

  “實驗室那邊出了問題!”

  “實驗室?”琴酒的聲音冷得可怕:“那里出了什么問題?”

  “是林新一!”

  “負責實驗室的山田剛剛跟我做日常匯報的時候說...”

  “林新一今天闖進實驗室,跑去跟雪莉談戀愛了??!”

  琴酒:“......”

  他身上殺意一滯,差點沒掏出懷里的那把伯萊塔92F,朝伏特加這張說話大喘氣的臭嘴來上一槍。

  但是,想到伏特加剛剛匯報的內容...

  琴酒的眼神還是很快變得嚴肅起來:

  “你是說...”

  “林新一他違背了我的命令,去實驗室找雪莉了?”

  “是??!”

  “而且他不僅是去找雪莉,還和雪莉在實驗室里單獨呆了一整天?!?br/>
  “兩個人從早膩到晚,到剛剛才分開...也不知道是在里面干了什么?!?br/>
  伏特加就像是全功率運轉的鼓風機,不遺余力地煽風點火:

  “大哥,我就說林新一這小子不可信吧?”

  “他連你的命令都敢違抗,這種不聽話的家伙越有能力越危險,不可不防??!”

  “萬一他這臥底當著當著,當成了真警察,那該怎么辦?”

  “差不多行了?!?br/>
  琴酒冷冷地瞥了伏特加一眼:

  “你不贊成讓林新一升職當臥底,難道是想讓我把他調回來,給我當司機嗎?”

  “......”伏特加閉上嘴巴,不敢說話了。

  “他對你已經沒有威脅了,你大可不必這么敵視他?!?br/>
  琴酒有些無奈地教育著這個頭腦愚鈍的小弟,似乎是全然沒有在意伏特加的閑言碎語。

  但是,微不可查地,他的眼神中還是多了一分冷意:

  “林新一...你太讓我失望了?!?br/>
  林新一和雪莉在實驗室呆了一整天,這件事其實有兩個地方讓琴酒不安:

  第一,之前還告林新一性騷擾的雪莉,現在已經能和林新一私下相處一整天了。

  這說明他們兩個的關系已然非同尋常。

  說不定,連戀愛關系都確立了。

  想到這里,就像是看到心愛的女兒被社會上不三不四的流氓青年拐到了手,琴酒現在不僅痛心,而且還極其生氣:

  林新一那么根正苗黑的背景,現在卻和雪莉這種潛在的組織叛逆攪和在一起...

  就像是被化學物污染過的水,再也不干凈了。

  第二,是林新一公然違抗了他下達的命令。

  闖入實驗室的事雖然小,但意義卻很大:

  這說明,林新一身上出現了敢于違逆組織的苗頭。

  他已經不知不覺地把雪莉這個女人,看得比組織,比他這個大哥更重了。

  而雪莉和她姐姐,可是明擺著心不在組織這里。

  那么,萬一雪莉以后想脫離、甚至是背叛組織...

  作為男朋友,林新一是會向著雪莉呢,還是會向著組織呢?

  讓這樣的林新一去肩負臥底的重任,琴酒怎么能夠放心?

  “不行...”

  “必須想辦法,把他糾正回正確的道路上來?!?br/>
  琴酒這樣想著,卻又不免覺得頭疼:

  他是頂級殺手,可不是什么情感專家。

  兩個年輕人非要談戀愛,他能有什么辦法阻止?

  就算能從物理層面上隔絕聯系,恐怕也管不住林新一那顆躁動的心。

  雪莉現在在組織里的處境十分微妙,只要林新一還喜歡著她,就會是個隱患。

  “對了...伏特加?”

  琴酒沉思許久,終于冷冷地開口問道:

  “宮野明美那邊,準備得怎么樣了?”

  “我問過,說是都準備得差不多了?!?br/>
  “她準備私下里多演練幾遍,細化一下搶劫計劃,過段時間再正式執行?!?br/>
  伏特加一邊回答,還一邊冷冷地笑著:

  那個蠢女人還在認認真真地準備替組織搶銀行,期待著能靠這個功勞脫離組織。

  但實際上,這只是組織對她這個叛逆的廢物利用罷了。

  等搶劫銀行的開始實施,把她的最后一絲價值榨干...宮野明美的死期也就到了。

  “還要過段時間么?”

  琴酒沉吟片刻,嘴角悄然多出一抹陰冷的笑意:

  “讓她加快進度,提前一點,過兩天就執行吧?!?br/>
  “大哥,你的意思是...”

  伏特加頓時領會到了琴酒這句話背后的含義。

  “沒錯,情況有變?!?br/>
  “她和她妹妹的問題,已經不能再拖下去?!?br/>
  “而且...”

  琴酒仍舊在笑,笑得讓人不寒而栗:

  “我也有必要,讓那小子清醒清醒?!?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