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俺的頭上也有光 > 第二十五章 我是個老實孩子,從不惹事,真的!

第二十五章 我是個老實孩子,從不惹事,真的!

  “嗚嗚嗚,爹,人家想你了!”

  “走開啦,你撒嬌的樣子好惡心,為父有點受不鳥?!?br/>
  劉老爺按著腦門將劉奈推開,嫌棄的眼神中有種難掩的激動,但是仍舊介于場合維持小聲交流。

  劉奈也恢復理智,知道這不是大聲聊天的地方,此時此地是真的想找個好地方爺倆兒喝兩盅,只可惜,還得幫萬玉容站崗。

  “爹,你……修煉了?”

  劉老爺看了看自己再瞧瞧劉奈,翻了個白眼,“你這大半年難道都在復習功課嗎?怎么修為還沒有為父高,白瞎了你的資質?!闭f著探頭往屋舍里看,“倒要看看你做了什么文章,難道走大儒之路還能比修煉有前途?”

  劉奈訕笑,他雖然不知道劉老爺是怎么修煉的,但以劉老爺那平庸的資質,卻能夠在大半年后超過自己,肯定是下了死命啊。嗯,其實也確實是跟劉奈不專心有關,既然認定了九遁玄門不靠譜,那怎么可能將更多的時間用在修煉那土系功法上呢?

  “您老是不知道啊,那九遁玄門完全不靠譜啊,我這也是沒轍,否則也不用眼巴巴的跟平民百姓們來爭這秀才的位置了?!?br/>
  劉老爺的表情由戲弄漸漸化作嚴肅,接著又變成感慨,回頭嘆道:“是我這做爹的不好,竟然沒有想到吾兒還有這等志向文采。早知道我平時就不讓你胡來了,直接走科舉之路多好,何須這般周折?!?br/>
  劉奈聳聳肩,知道劉老爺也是為那《陋室銘》《愛蓮說》所震撼,但這事真的不好解釋。他前世是個理科學生,因為學習還算不錯,所以名言名篇倒是背下來不少,但是這些東西用一點少一點,肯定不能跟文科的學生比。鬼知道之后的鄉試會試會有什么樣的古怪題目,如果運氣不好跟他所背的那些東西不貼靠,那到時候可就瞎了。

  “當時是情勢所逼,爹已經做得足夠好了。對了,您這是拜入了什么門派?好像氣質有點變化啊?!眲⒛魏笸艘徊?,上下打量發現劉老爺的氣質好像在往詭異那方面走。

  劉老爺張開雙手轉了一圈,神神叨叨的笑道:“你猜?”

  劉奈眼角跳了跳,自然的就想到了邪道魔門,邪道魔門就想到了扼道山,“嘶!你這……該不會走那種打不過就加入他們的路子吧?話說我剛剛還想說看爹的門派夠不夠強,我好也加入呢,你這完全不給機會??!”

  劉老爺撇撇嘴,“為父化名劉不思,現在是扼道山的外門弟子,不過已經跟一個高手搭上了線,以后前途無量??!”

  “我看是前途無亮吧,那是邪派啊,很危險的!你可聽說過一句話?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誅之!”

  劉老爺照著后腦勺就是一巴掌,“咋的?你還想除魔衛道唄!”

  “不敢!”劉奈揉了揉后腦勺,想哭,這愛的巴掌還是原來的味道,“只是……扼道山真的很危險啊?!?br/>
  劉老爺意味深長的笑了笑,“那個極樂老人,是你干掉的?”

  “你怎么知道?”

  “否則你覺得我是怎么找到這來的!”

  ……

  院試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府衙正殿,三位身著青色長袍的修士正對一位老者行禮,而那老者正是之前幫助劉奈錄名的老秀才。只是現在的他,一身氣度非同小可,甚至遠遠超過了劉奈所知的骸頭陀與極樂老人。

  “我不知道你們琉璃仙宗的人到底來這做什么,但此時無數學子正在院試,不得打擾?!?br/>
  老秀才聲音淡淡卻自有一股威嚴,令身前數位琉璃仙宗修士也不自覺的嚴肅起來。

  當先一女子跨步而出,雖不見驚艷的容顏,卻自有出塵氣質,笑道:“晚輩陸宛見過大學士,大學士息怒,我等來此只是為了尋人,絕不會干擾院試?!?br/>
  “但愿如此?!崩闲悴艢鈩菀皇罩匦禄魅诵鬅o害的模樣,緩緩坐在椅子上端起茶碗抿了一口。

  好吧,人家都端茶送客了,這些琉璃仙宗的修士自然沒臉再留。

  出得府衙,陸宛身后兩位修士表情就開始不忿了,“師姐,這大學士到底什么來頭,好似對我琉璃仙宗不滿的樣子?!?br/>
  陸宛身形一頓回頭望了一眼靜寂的府衙,悠悠道:“也不算是有什么不滿吧,只是我們來的不是時候,院試的參加者雖然多是平民,可卻是儒家選拔弟子的基礎。我們確實不該在這個時候現身?!?br/>
  “若非收到了求救信號,鬼才愿意跑這一趟?!庇忠幻茏颖г沟?。

  陸宛搖搖頭,伸手下壓,“你們小聲點,對于這種人需要保持最基本的尊敬?!闭f著頓了一下接著道:“大學士屈憂,乃是人仙級別的高手,也同時是齊國太子太傅,說起來跟我們琉璃仙宗的關系是不錯的。你們應該慶幸,這一次來的是他,如果是其它大儒前來,怕是沒這么容易放我們離開,非軟禁到院試結束不可?!?br/>
  那名弟子聞言突然樂了,“原來只是個人仙啊,這黃品金丹才晉級人仙,這什么屈憂也不怎么樣嘛!”

  陸宛秀眉緊鎖,回頭盯著兩人,發現兩人眼中都有一種高傲,不禁氣道:“史東林,費勉,你二人回山之后自去刑殿領風火鞭刑一次!”

  兩人一愣,眼中多了一絲恐懼,接著急道:“師姐息怒,我等不知所犯何事?”

  陸宛有些失望的搖搖頭,“修行界不是琉璃仙宗的光明殿,這里沒有什么規矩也并不美好,你們連金丹圓滿都不是,竟然敢在外辱罵人仙級高手,誰給你們的膽子?是我以前太過放縱你們了嗎?”

  史東林委屈的整張臉都皺在一起,“可是,那大學士僅僅是黃品金丹晉級的人仙修士,我們兩個都是黃品金丹,師姐更是已經晉級了玄品金丹,未來成就必然超過那屈憂的?!辟M勉在后面也跟著點頭,顯然并不服氣。

  陸宛無奈,繼續道:“修行界看得是結果不是你有多少潛力,咱們琉璃仙宗的天選之人沒有一千也有八百,可你看這么多年有晉級仙位的嗎?無論是藏拙還是累積基礎,那一步并不容易跨越。何況大儒之道與我們的修煉方式不同,斗法方式也不一樣,其強大的爆發力即使是我師傅也要禮讓三分,哪里是你們能夠詬病的!”

  兩人對視一眼不再多言了,但從那表情看,陸宛就知道這一番告誡是白費了,嘆了口氣又道:“算了,完成任務要緊,那法寶波動隨著時間的流逝已經很淡了,你們先去附近查看一下吧?!?br/>
  費勉接道:“師姐,那波動明顯就指向院試中人,我們在外圍也沒法找到什么??!”

  陸宛搖頭,“屈大學士的面子必須給,何況那波動雖然很淡,可仍能維持個一兩天,倒也不急,你們現在周圍布下陣法,之后等院試結束我們暗中排查,總能找得出來?!?br/>
  “是!”

  ……

  “基本情況就是這樣了?!?br/>
  劉奈將自己殺死極樂老人和最后如何處理的手段都說了出來,關于奈何橋的石頭那事他自然沒說,而劉老爺也沒有問,嗯,孩子總有自己的隱私嘛。

  父子倆相互交流了一下這些日子的所作所為,只覺得對方真是浪的飛起!

  “為父回了一趟家,僅僅一眼就知道是你小子搞的鬼,畢竟除了你,別人也不會在原本你的屋子里睡覺休息了?!?br/>
  劉奈訕訕的將大拇指上的血玉扳指摘下來,“這就是從骸頭陀那拿來的,那貨性格相當惡劣,將自己所有的東西都血煉成了這玩意兒,若非是我去,這東西也就是個廢物?!?br/>
  劉老爺伸手將血玉扳指接過,血煉之物他當然用不了,但卻也有種恍然之感,“這么說,那骸頭陀確實是琉璃仙宗的臥底。只是發現必死之后為了不讓扼道山再得到白骨舍利,所以才布下血煉之陣甚至還留了陷阱,這樣既毀了白骨舍利還能搭上一名扼道山的高手。哼,夠狠!”

  “對,而且還挺記仇呢,那血煉之陣的開啟還用我的血呢!”劉奈撇撇嘴,很是不屑。琉璃仙宗的臥底?那算是正派吧,可那行事也沒什么正派的底線。

  劉老爺好笑的搖搖頭,“因你而死,不找你找誰?你這孩子做的還算不錯,只是仍舊缺乏經驗,可知道仙門中追索敵人的手段非常多。你雖然將極樂老人的東西扔的到處都是,可卻忘記遮掩自己的氣息了?!?br/>
  劉奈無辜的抿了抿嘴,“這九遁玄門沒教過這些??!”

  劉老爺聞言也是無語,“算了,一會兒為父教你如何洗去身上的氣息。說起來為父也是進了扼道山之后才知道九遁玄門有多差,不過這也并不是太出乎為父預料。當初為父就沒太將你修煉當回事,你的性格就決定了你閑不住。所以為父讓你妹妹入了蓮花塢,自己也進入了扼道山,就是為了以后庇護于你?!?br/>
  劉奈感覺臉上有點掛不住,“這個……扎心啦,你是親爹嗎?”不過想想以后被妹妹庇護的場景,嘿,莫名的帶感。

  劉老爺不屑的白了他一眼,“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你妹妹比你穩重努力的多,且你說說這才多久,你就開始出來惹事了!”

  “我沒有!”

  “那剛剛為什么跟萬玉容換衣服?”

  “我說惹事的是萬玉容,我只是被牽連了,你信嗎?”

  “你說呢!”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