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我有靈泉 > 第4章 當個貼心的小棉襖

第4章 當個貼心的小棉襖

  以前因為爸媽寵她,家里的事情她都不沾手,吃完飯后,碗筷就這么放在桌子上等著爸媽收拾,家人從來不會說她,她也覺得理所當然,直到去了學校住宿才知道自己有多廢材。

  自嘲了一番,張菀菀起身將保溫桶和碗筷洗干凈,還將房間收拾了一遍,順便熟悉家中的一切,把地也拖了,廚房的灶臺也被她里里外外收拾干凈,昨天家人換下來的衣服還順手給洗了,忙完這些張菀菀抬頭看向時鐘,正好是十一點半。

  她爸通常會十二點左右進家門,然后煮飯做菜,等十二點四十五分左右她媽回來,一家三口正好吃飯,至于她哥,上了高二之后因為學校要晚自習,干脆住校了,高中課業繁重,學校的條件比家里好,她爸媽就不讓她哥回來了。

  想到即將見到年輕好幾歲的爸爸張菀菀就忍不住激動,回到房間翻開課本卻怎么都看不下去,時不時抬頭看一下時鐘,十一點五十五分的時候門外傳來鑰匙開鎖的聲音,張菀菀立馬放下課本跑出去。

  大門一開,張父看到倚靠在房間門口的女兒喘著粗氣,一邊換鞋一邊展顏道:“丫頭餓了吧,老爸馬上給你做飯,腦袋還燒嗎?要是燒還沒退下去我們一會兒再去診所看看?!?br/>
  說著,張父把包往地上一放,直接走向張菀菀,不由分說就把手背放在她的額頭上,試探了一下,松了口氣道:“還好,燒退了,去玩吧,爸做飯了?!?br/>
  張父扭頭直接去飯廳,冰箱就放在廚房門口邊上,老式的冰箱只有張父胸口那么高,上層是冷凍柜,下面才是冷藏室,找個東西還要彎腰。

  趁著張父拿食材,張菀菀去廚房將早上浸泡的大米放到電飯煲里,又快速遛了出去。

  張父拎著東西進廚房,看到煥然一新的廚房還愣了片刻,眼睛落到亮著燈的電飯煲,下意識地打開一看,瞬間驚悚了,探著腦袋問道:“丫頭,飯是你煮的嗎?”

  張菀菀屁顛屁顛地跑過來,一副求表揚的樣子,呆萌地直點頭。

  張父再問:“那灶臺總不會也是你收拾的吧?”

  張菀菀再次點頭。

  “行??!我家丫頭長大了,都能干活了!”張父朝張菀菀豎起大拇指,隨手拿起芹菜,快速摘掉葉子,一看就是廚房老手。

  張菀菀試探著問道:“爸,你教我做飯吧,以后我給你們做飯?!?br/>
  “那不行!”張父想都不想便說道:“再過三個月就要中考了,你還是專心讀書,其他的事情有爸媽操心,對了,你要是身體好了就去做作業,明天周末你媽休息,她說要帶你回老家祭拜列祖列宗,求他們保佑你考一個好成績,這一來一回就是一天,后天又要上學,給你寫作業的時間可不多?!?br/>
  “嗯!”張菀菀乖巧的應下,二話不說回了房間,直接翻開那些練習卷,因為臨近中考,各科老師使勁兒給他們出練習卷,光是數學一周就有兩張卷子,還有物理化學七七八八的,算起來有八張卷子。

  張菀菀清點了一下,有三張文科卷子是已經做完的,剩下五張全是理科的,頓時松了一口氣,她喜理厭文,做文科卷子就跟要命似的,所以每次布置作業都會先把文科的寫完,這樣壓力也小一些,初中的知識點就那么一些,雖然過了這么多年,但解題的思路無非就那些,對她來說輕而易舉,一張數學卷子差不多一節課的時間就能寫完。

  在廚房做菜的張父出來一看,見張菀菀聚精會神地在寫作業,臉上立馬浮現慈父般的微笑,心情美美地繼續給張菀菀炒菜。

  等張菀菀做完一張數學卷子張母也回來了。

  聽到開門聲音張菀菀立馬扔下黑色水筆往門口躥,興奮地喊道:“媽媽回來了!”

  張母被張菀菀的熱情嚇了一跳,“別別別,媽身上臟,這是怎么了?還發燒呢?”

  張菀菀:“”還能不能有點母女愛?

  張父端著菜出來,隨口調侃道:“燒退了,就是有些不正常,今天早上還把灶臺打掃了一遍,午飯也是你家丫頭做的,能不能吃你都捧個場,難得丫頭有心,我們也不能打擊她的積極性,嘿嘿”

  張母一臉震驚,錯愕地看向張菀菀,驚呼道:“別是把腦袋燒壞了!你還會煮飯?”

  張菀菀:“”為什么當個孝順體貼的閨女這么難呢?

  見張菀菀一臉郁悶張父也不逗她了,聲音洪亮地說道:“行了,洗洗手,吃飯了!”

  張母這才去衛生間簡單洗漱一下。

  一家人坐在飯桌上。

  張母吃了一口飯,猛點頭道:“不錯,煮得可以??!沒想到我女兒在廚藝方面這么有天分!”

  “我也覺得好吃,比我做的軟糯?!睆埜钢锌系卦u價的。

  張菀菀白眼都快翻上天了,“那是因為我一早就把米放下去浸泡了!”

  張父被自己女兒懟了也不惱,傻呵呵地直笑。

  張母吃完飯,同張菀菀問道:“你今天有寫作業嗎?明天我們還能去老家嗎?”

  雖然張母認為祭祖很重要,可張菀菀的學業更重要,要是她作業寫不完,明天老家就不回了,大不了在張菀菀中考前再回去一趟也行。

  “可以的,剛剛我又做了一張數學卷子,還有四張卷子,給我四五個小時就能搞定,晚上前一定能完成?!?br/>
  得了張菀菀的保證,張母瞬間一身輕松,滿意地摸了摸張菀菀的劉海就去洗碗了。

  張菀菀想幫忙,轉念一想,張父張母應該更愿意看她坐在書桌前懸梁刺股便乖乖地回了房間。

  下午張父張母出去干活,張菀菀便一鼓作氣將剩下的卷子做了,順便復習了各科重要知識點,到了六點多,張父張母前后腳回來,張菀菀已經把書桌上的卷子掃蕩一空,拿著英語課本坐在客廳背單詞短語。

  張父張母看了別提多欣慰了,平常夫妻兩回來都要說會兒話,今兒竟然默契的閉嘴,一個去了廚房做飯一個去了陽臺準備洗衣服。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