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我有靈泉 > 第14章 沖突,張菀菀發飆

第14章 沖突,張菀菀發飆

  王春花直接懵了,反應過來猛拍了張菀菀家的大門,扯著嗓門叫罵,“你什么意思?沒大沒小沒家教,等你媽回來我好好說說她,教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兒”

  王春花這一罵直接就把樓上樓下的鄰居都招過來了,她看人這么多說得越發起勁了,張菀菀在屋里氣得臉都紅了。

  約莫過了半個小時,門外傳來張母的聲音,張菀菀起身走向門口,正好清楚地聽見王春花在跟她媽告狀,期間一直沒有張母的聲音。

  樓下的阿婆勸道:“算了算了,孩子不懂事,你一個大人跟小孩計較什么,看看都幾點了,不用做飯嗎?”

  王春花立馬反駁道:“嬸子,話不是這么說的,小孩子不管教以后還不知道會怎么長歪呢!尤其是這個年紀的女孩,這叫青春期叛逆,你不懂!”

  說完王春花又看向張母,繼續告狀,“你是不知道你家那丫頭的氣性有多大,我就問了她一個問題,對我愛答不理的,還不讓說了,這樣下去可不行”

  張菀菀聽不下去了,直接打開家門,在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就走向王春花,口齒清晰地大聲說道:“王阿姨,我敬你是長輩由著你在我家門口說了我大半天的壞話你真以為我不敢跟你吵架了是吧?說我沒教養?你有什么資格說我?比教養?我可比你這種問話都不招呼一聲的人好多了!跟我媽比教育,先拿把鏡子照照你自己,看看你把自己的孩子教成什么樣了?你有什么資格來管我?自家一堆破事還插手我們家,也不嫌手太長被跺了!

  今天我就把話放這里了,我張菀菀不是什么好脾氣的,以后少惹我!要打架我也不怕!看誰揍死誰!少拿長輩什么的壓我,我們家可沒有這么一門親戚!”

  說完張菀菀拉著呆愣住的張母進屋,進過樓下阿婆身邊的時候還禮貌地說道:“黃阿婆,您腿腳不方便,以后聽到王阿姨的聲音也不用上來了,她就是沒事找事?!?br/>
  這話一出眾人更懵了。

  王春花氣到臉紅脖子粗,雙手叉腰大聲嚷嚷,“李美蘭,你自己沒本事連孩子都不會教,什么玩意兒!不會教我替你教”

  張母腳步一頓,回頭凌厲地瞪向王春花,語氣嚴肅地說道:“我的女兒還輪不到你來說教!管好自己家的事情就行了!”

  王春花被張母強硬地態度氣到肝疼,眾人看再鬧下去兩家真的要撕破臉的,黃阿婆趕緊將張菀菀母女推進家里,順手把門關上,其他人推推搡搡地勸王春花趕緊回家,陸陸續續離開,上摟的上樓,下樓的下樓。

  王春花見沒人給她撐腰了,再想到張家母女那態度,梗著脖子大喊一聲,“好心當成驢肝肺,活該當一輩子窮鬼!”

  說完她用力關上自家的大門。

  回了家的張母臉色鐵青卻是一聲不吭地提著菜進了廚房,自從知道下午買菜便宜張母就習慣早上買一點,下午再買一點。

  張菀菀擔心地跟到廚房門口,小心翼翼地問道:“媽,你是不是生氣了?”

  “沒有?!睆埬割^也不抬地說道。

  張菀菀撇撇嘴,“沒生氣你怎么連個笑臉都沒有?不過今天這事真的不是我的錯!是王春花那女人整出來的,她跟許志強吵架不歡而散,我回家沒看黃歷,正好給撞上了,她拿許志強沒辦法就找我撒氣,嗤!還以為我會像以前那樣由著她罵一聲不吭!

  媽,我跟你說,對付這種沒臉沒皮的人她硬我們就要比她硬,只有讓她知道我們家不好欺負以后才不會隔三差五找我們不痛快!”

  “我沒生你的氣!”張母面無表情地將米淘洗干凈,“我是氣我跟你爸沒本事,要不是我們家這么窮那王春花敢這么鬧?還不是專挑軟柿子捏!以前我是想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讓著她,沒想到她會越來越囂張,以后碰到這樣的事情你不要吭聲,媽來解決!你還小,明天那王春花就能到處說你潑辣不敬長輩什么的,對你名聲不好!”

  張母苦口婆心地勸了一通,張菀菀壓根沒聽進去了,“拉倒吧,你和我爸跟那王春花不沾親不帶故的,她算我哪門子長輩?再說了,她當大家眼瞎??!我是什么人又豈是她編排兩句就是的?”

  見張菀菀這油鹽不進的樣子張母無奈了,催促道:“行了,趕緊去洗手準備吃飯了,再過一周就要中考了,少管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br/>
  張菀菀咧嘴一笑,屁顛顛地去洗手了。

  晚上張父回來,張母把他拉到房間嘀嘀咕咕說了一通,“你家丫頭厲害了!今天竟然當著街坊鄰居的面跟王春花吵架,還把王春花氣到說不出話來,想想就解氣!”

  “嗯?”張父一臉懵逼,猜到了開頭卻沒猜到結尾,“不不是,你跟我說這些不是為了讓我說說菀菀嗎?”

  張母一聽不樂意了,“說她干什么?她這事辦得漂亮!我這心里別提多舒坦了!憋屈了這么多年就今天最痛快了!我跟你說這些是讓你以后碰到對面的人不用給他們好臉色,還有,我們要努力賺錢了,這高中不比初中,一年的學費要貴好多的!還有你大兒子再過一年就要上大學了,到時候沒錢怎么辦?今天王春花那個女人可是直接罵我們是窮鬼了!老張,我這心里堵得慌!”

  張父無語了,感情他這老伴是因為這話生了一晚上悶氣。

  不過說到錢的事情張父也沉悶了許多,點了一根煙,吞云吐霧了一會兒才緩緩說道:“錢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們這一年再多干點活,總是能湊出來的,以前是因為還錢所以什么都沒剩下,現在不一樣了!”

  張母點點頭,她的想法跟張父一樣,覺得沒了欠錢的壓力一切還是有希望的。

  張菀菀在隔壁安靜地看書,雖然不知道張父張母關在房間說什么,不過大體也能猜到,無非就是今天吵架還有賺錢的事情,這一世她一定不會再讓父母再陷在貧窮的泥藻里掙扎。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