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我有靈泉 > 第34章 搬房子了,折騰的晚上

第34章 搬房子了,折騰的晚上

  “你怎么知道我是市第一?”張菀菀瞪大眼睛詫異地問道,除了她學校那些同學她可沒對外嚷嚷過自己的成績。

  “你是不是傻??!市電視臺之前就報導了我們市今年中考的情況,第一名的名字和成績跟你一模一樣,不是你難道還是鬼??!”顏澤宇一臉嫌棄又有些欠揍地說道,見張菀菀要發飆了趕緊撤出五米開外,掛著招人恨的笑容跑沒影了,氣得張菀菀跳腳。

  晚上父女兩收攤回到倉庫,把東西歸置整齊后,張父又幫著張菀菀把那些炸雞腌制上,檢查了一下倉庫的情況,確定沒有問題才關門,開著摩托車載張菀菀回去。

  摩托車停在榮譽小區的地下停車場,父女兩直接從地下室坐電梯上樓。

  他們家今天就搬過來了,今天也是張母上班的最后一天,一下班她和張柏巖就把家里的東西整理清楚,等天一黑,母子倆把老房子一鎖,直接過來了,之前的街坊四鄰誰也沒有通知,今晚他們也是在這邊開灶。

  搬家的第一天,盡管張菀菀他們回來得晚,張母和張柏巖還是硬撐到他們回來才一起吃飯。

  飯桌上,張母感嘆道:“這一個多月發生的事情不少,今天讓我們舉杯一下?!?br/>
  三人積極地附和。

  張菀菀同張母說道:“媽,明天你跟我出攤,我帶你兩天,那些炸雞怎么腌制,調料怎么搭配我爸都知道,這兩天我們忙得快暈死了,你第一天過去肯定沒那么快上手,等你熟練了我就不去了,在家好好準備開學的事情?!?br/>
  張母猛點頭,對于賺錢的事情她是絕對不會含糊,聽到張菀菀說開學的事情,趕忙說道:“趁著還沒開學,過兩天叫上朋友出去買兩套新衣服,你之前那些衣服我就帶了一些過來,其他太舊的都放在那邊了,還有文具什么的,看到什么想買的就買,最重要的是你的自行車,那輛自行車太舊了,媽的意思是那輛車就放在倉庫那邊,有的時候媽來回這邊和倉庫可以騎,也省了摩托車的汽油錢,你要上學還是買一輛新的好看的?!?br/>
  張菀菀那輛自行車從小學就開始用了,小學的時候騎車總是摔,學校的車棚不能擋風遮雨,車子風吹日曬,到了初中已經開始生銹了,初中又用了三年,現在幾乎看不出那輛自行車本來是什么顏色的,而且款式老氣,現在已經很少有人騎那種自行車了。

  張父也支持買新的自行車,張菀菀自己倒是無所謂,以前她會在意這些物質的東西,現在她完全沒辦這些東西放在心上,不過不得不替她的老伙計感嘆一把,不管是重生前還是重生后,那輛自行車都沒能跟著她一起上高中。

  “媽,你放心吧,到時候我陪小妹去看看?!睆埌貛r大包大攬地說道。

  吃過飯后,張菀菀將幾個電話跟張父交接一下,“爸,這個是農貿市場那邊送雞肉的,我跟他們約好每天早上八點到八點十五分之間送到我們的倉庫,所以你每天八點之前就要去倉庫那邊等著,跟那人對賬一下,調料那些也可以打電話讓老板送,不過最好一次性讓那邊多送一些,太少了人家也不樂意特地跑一趟,反正調料放著短時間也不會壞。接下來你每天都要帶著筆記本和水筆在身上,可能隨時要記賬什么的?!睆埜高B連點頭,很是嚴肅認真地把所有事情復述了一遍才結束這個話題。

  張柏巖想起老房子的事情,同張父問道:“爸,我們之前那套房子要不要掛到中介那邊租出去?”

  “我也在考慮這個問題,房子本來就舊,不租的話太久沒人住以后只怕更加不能住人了,而且租出去我們還能抵一部分房租,明天你要是有空就去我們那小區附近的中介看看,可以的話就掛在那邊出租,一個月租六百應該還是可以的?!睆埜讣毸阒?,他們那套房子小,可勝在有三間房間,而且東冬暖夏涼,又在市區,租個六百也不算貴。

  一家人把事情都捋清楚了才各自回房。

  現在家里有兩個衛生間,洗澡什么的方便了許多,張菀菀洗完澡進了房間,反手把門一關,直接把身子扔在床上,腦袋超出床沿,濕噠噠的長發垂墜下來,窗戶開著,高樓的風在呼嘯,不到五分鐘她的頭發已經不滴水了。

  張菀菀干脆將身子轉過來面朝天花板,盯著柔和的燈光發呆,從她重生到現在也四個多月了,這四個多月她絲毫不敢松懈,每走一步都小心謹慎,終于命運偏離了上輩子的軌跡,還有關鍵的一步就是張柏巖的高考了。

  想到這里,張菀菀猛地起身出去,在廚房倒了幾杯水,往里面滴了靈泉水送往張父張母張柏巖的房間。

  張父張母都快睡了,不過他們不會拒絕張菀菀的孝心,當著她的面把水喝光了,張柏巖那邊更好說話,他還在擠時間看書,壓根不問張菀菀為什么大晚上的給他送水,來者不拒,三兩口一杯水就沒了。

  見家人都喝完了水張菀菀終于松了口氣,回到房間才發現她的頭發差不多干了一大半,坐在窗戶邊上又吹了會兒風才上床睡下。

  這一晚張菀菀是睡得踏實了,可苦了另外兩個房間的三個人,張柏巖一晚上跑了七八趟廁所,腿腳都給拉軟了,最后幾乎是扶墻往返。

  張父張母那邊因為房間有衛生間,張柏巖也不知道里面的動靜。

  次日一早,張菀菀六點起床上廁所,差點被嚇得放聲尖叫,仔細一看,發現是張柏巖,臉都給嚇白了,“哥,你怎么了?爸媽,哥暈在廁所外面了!”

  主臥的房門緩緩開啟,張父有氣無力地問道:“這是咋啦?”

  “爸?”張菀菀一雙漂亮地眼睛充滿一堆問號,她家人這是怎么了?

  張父癱坐在地上,“別提了,昨晚我跟你媽拉了一晚上,廁所的抽水馬桶就沒消停過!拉到早上四點才停下來,你媽沖了個澡剛睡下,我也才睡了不到一個小時,今天就靠你了!”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