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我有靈泉 > 第48章 背后之人,解氣

第48章 背后之人,解氣

  “哈哈哈哈”眾人沒忍住全都笑噴了。

  駱靜蕓也跟著笑了。

  田森心下一松,低頭看向張菀菀,正色道“怎么回事?我剛剛在教室里隱隱約約聽到一些,是誰造的謠?還是你得罪誰了?”

  張菀菀想都不想就搖頭,“大哥,你看我這樣的能得罪誰?開學到現在我除了我們班的人還有你們籃球隊就沒認識其他人了,我也覺得這事莫名其妙的,不像是男生干的,倒像是某個喜歡顏澤宇的女生干的?!?br/>
  這是張菀菀分析了一節課得出來的結論。

  “怎么說?”田森的眉頭皺了皺,眼中閃過一陣若有所思。

  “你聽那些傳言,說我纏著顏澤宇不放,還說我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就沖著這兩句你覺得會是男生干的嗎?我更傾向于哪個喜歡顏澤宇的女生嫉恨我跟顏澤宇認識才亂傳吧?!?br/>
  張菀菀搖搖頭,一臉無奈,“真不知道她們腦子里在想什么,高考它不香嗎?小屁孩一個就想著早戀!”

  張菀菀這番話成功讓周圍陷入一片死寂,大家看她的眼神都不對勁了。

  “怎么了?我說錯了嗎?”張菀菀疑惑地看向駱靜蕓。

  駱靜蕓噗嗤一笑,搖頭道“沒,你說得很對,我感覺你說話的語氣跟我們貌美如花的班主任有得一拼了!”

  張菀菀回味了一番也跟著笑了,看她沒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大家也放心,田森離開的時候和冷子越對視了一眼,一切盡在不言中。

  張菀菀沒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卻不代表其他人也不在意,除了駱靜蕓上躥下跳地找幕后主使,田森也在查,顏澤宇也讓自己的兄弟仔細留意,只是留意了一陣子也沒半點收獲,倒是田森那邊查到一些眉目。

  趁著下課的時間田森再次造訪了高一一班。

  看到他過來,駱靜蕓的眼睛徒然一亮,“田哥,稀客??!”

  田森朝她招招手,順勢坐到駱靜蕓的旁邊,面對冷子越卻看向張菀菀,組織了一會兒措辭才開口道“那個事情我讓人去查了,要是不出意外的話這事跟黃麗婷脫不了關系,消息最初是從八班一個叫小巧的女生那邊傳出來的,我讓人堵了那個女生,都不用威脅恐嚇的她就嚇破膽了,直接把事情抖出來,她說她跟黃麗婷是一個宿舍的,黃麗婷拜托她調查你,可是她還沒調查出所以然來,黃麗婷就先把你的底細查清楚,還跟她舍友說了。

  也是黃麗婷誤導那個女生,然后才有那些難聽的話傳出來,我那些兄弟仔細盤問了,那個女生確實不認識的,也跟你沒有任何過節,事實上要不是黃麗婷那么在意你她都不會特別關注你?!?br/>
  張菀菀聞言眉頭緊鎖,她跟那個黃麗婷從未正面接觸過,只是從田森嘴里聽了這么一會兒她也覺得黃麗婷這人心思深沉,而且不是什么好人。

  沒等張菀菀開口,周遭的人已經騷動了,尤其是那些愛慕黃麗婷的男生全都一副便秘的樣子,打死他們都想不到心中的女神竟然是這種惡毒的女人。

  駱靜蕓那個暴脾氣已經拍桌而起,義憤填膺地吼道“操他媽的臭女人,老娘去撕了她!”

  張菀菀趕緊把人拉住,“你冷靜一點,我這個當事人還沒出聲呢!”

  “你說你就是好欺負,那些人才敢這么整你!你不去找那女人我替你去!”駱靜蕓根本拉不住,張菀菀趕緊追出去,其他女生也跟過去看熱鬧。

  冷子越給田森遞了一個眼神,田森也追了出去。

  三班的同學跟往常一樣沒什么特別的,看到一群人沖進來一時竟然回不過神來,帶頭的駱靜蕓直接把目光落在黃麗婷身上,叉腰喊道“黃麗婷,是不是你誤導八班的小巧,散播關于菀菀的謠言?”

  黃麗婷看到來人的時候還很是淡定,聽到駱靜蕓的質問臉上是一片茫然,有些怯弱地問道“你在說什么?我聽不懂?!?br/>
  “你少裝蒜!我們已經盤問過八班的小巧了,她跟你是一個宿舍,說是你把菀菀的事情告訴她們,還說菀菀纏著顏澤宇那些話,要不是從你嘴里聽到的她們也不知道還有這些事情,哼!枉你那些好姐妹還替你抱打不平,沒想到你卻是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凈,還真是‘姐妹情深’??!要不要我們現在去請你那些好舍友,我們當面對質???”駱靜蕓嘲諷地看著黃麗婷,那一副我們都心知肚明的樣子堵得黃麗婷啞口無言。

  張菀菀心里也有火氣,不過駱靜蕓這丫頭給力,把她不好說的話都給說了,她也心平氣和了許多,站出來嚴肅地看著黃麗婷,“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過你,讓你這么針對我,不過我自問問心無愧,我爸媽從事什么工作還輪不到你這種不知人間艱苦的大小姐來指指點點,倒是你的這種行為,真的下作讓人瞧不起!”

  張菀菀這番話沒有半個臟字,卻被那些臟話還要扎人心肺,而她的聲音不小,三班的教室又異常安靜,她說的這番話連走廊上看熱鬧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黃麗婷長這么大還沒受過這樣的委屈,當場就被說哭了。

  張菀菀和駱靜蕓沉著臉帶著一班的那些人直接走了,田森沒有跟過去,而是似笑非笑地看著懵逼的顏澤宇。

  剛剛張菀菀進門的時候顏澤宇還激動了一把,自從上次籃球賽慶祝之后他都沒有主動去找過她,以為是張菀菀忍不住主動過來找他的,沒想到事情竟然會演變成這樣!

  顏澤宇的神色復雜地看向默默抽泣被一群女生圍著安慰的黃麗婷,突然自嘲地笑了笑,不再看向那邊。

  黃麗婷從張菀菀和駱靜蕓離開之后就又氣又怕,眼淚就跟斷了線的珠子似的掉個不停,倒不是她覺得自己有多委屈,而是因為剛剛她們說的那些話也被顏澤宇聽到了,她不敢想象顏澤宇會怎么想她,這么多年,在他的面前她一直維持著柔弱善良,善解人意的樣子,現在一切都毀了,毀了!

  想到這里黃麗婷越發恨了,嫉恨的火苗好像燎原的星星之火在心里蔓延,越燒越旺。

  。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