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我有靈泉 > 第50章 生意不好做,新的買賣

第50章 生意不好做,新的買賣

  “太好了!我就知道我們菀菀最樂于助人了!”

  “呵呵呵呵”張菀菀是真的無力吐槽了。

  回到家樓下,她跟以往一樣去菜市場買菜,這次國慶張柏巖他們也放假了,不過他們只放了四天就要去學校報道了。

  這次她特地多買了幾樣菜,又買了一只小母雞和一些中藥材,打算回去給家人燉個補湯,晚上張父張母回來也能當個宵夜吃。

  等她忙活完,張柏巖才到家,進門便自覺地洗手去幫張菀菀做事。

  兄妹兩溫馨地用了晚飯窩在客廳閑聊,夜風從窗外呼嘯進來,張菀菀竟然覺得有些冷,搓了搓手臂上的雞皮疙瘩,她趕緊回房間翻出一件長袖的衣服,碎碎念道“天真的變冷了,國慶過后我們是不是要換春秋款的校服了?”

  張柏巖走到陽臺感受了一番,進來的時候特地將窗子關小一些,“是開始變冷了,現在開始晝夜溫差大,不過白天出太陽還是很熱,你以后上學把長袖帶上,免得放學的時候著涼了?!?br/>
  張菀菀點點頭,心下卻打定主意直接把校服放在車籃里,這樣就不用一直拿上拿下了。

  兩人說話的時候聽見房門外面開鎖的聲音,張菀菀抬頭一眼,時間還不到十點。

  張父張母相繼進屋,見到兄妹兩,張母立馬招呼他們過去吃東西,“知道你們明天不用上學,我特地讓你爸抽空給你們買了一些小吃,剛出爐的,還熱乎呢!”

  兄妹倆立馬屁顛屁顛地跑過去。

  張柏巖隨口問道“爸,你們那邊不是忙得都沒空吃飯,怎么你還有時間去給我們買小吃?”

  “哎!別提了,最近天氣開始轉涼,晚上的生意都不如以前好了?!睆埜竾@息了一聲,一邊在廚房忙活一邊回話。

  張菀菀嘴里塞著東西,同張父問道“爸,你有推出熱奶茶嗎?”

  “怎么沒有?”張母接過話茬,“白天的生意還跟以前一樣,差不了多少,就是到了晚上喝奶茶的人少了,雖然推出了熱奶茶,可是天冷了大家也沒那么喜歡喝東西了,再加上我們請了一個臨時工,到了晚上你爸就閑下來了,琢磨著是不是再賣點什么,可是又想不到其他的。

  而且你們不知道,很多人看我們的奶茶炸雞生意好也在附近開了店面賣奶茶和炸雞,就是生意做不起來,不過一兩個月就開了三家關了一家?!?br/>
  張母平時從不拿這些事情煩兩個孩子,就怕影響了他們的學業,今晚也是正好碰上了就那么隨口一說。

  跟張母一臉憂愁相反,張菀菀很是淡定地把手里的東西解決掉,拿面巾紙擦了擦嘴,見張父從廚房端了四碗雞湯出來才同他們夫妻倆說道“爸媽,其實我早就猜到這種情況了,我們家的生意現在還不錯,就算不賣別的錢也賺得比別人多,不過你們要是不安心的話我建議你們可以再買個燒烤?!?br/>
  “燒烤?”張父張母皆是瞪大眼睛,目光緊盯著張菀菀。

  張菀菀頷首道“對,就是燒烤,我知道世紀廣場那邊燒烤店不少,不過燒烤吃的就是一種氛圍還有就是燒烤醬的配方,做得好的話燒烤比炸雞奶茶還賺錢,而且賣燒烤的同時也可以賣飲料啤酒,這個也很賺錢,正好我們擺攤的那個地方位置寬敞,賣燒烤也不會妨礙到其他人,你們要是想做我這兩天就去買材料把燒烤醬調出來,我們自己試驗成功了就可以擺攤了。

  還有這個燒烤也不用擔心賣不出去剩下材料,就是最好能在那附近租個店面放冰柜食材,出攤的時候就把冰柜推出來,東西賣不完放冰箱一兩天也不會壞,你們一開始可以少弄一些,后面根據每日的銷量定量安排就行了,怎么樣?”

  張柏巖朝張菀菀豎起大拇指,不解地說道“你說都是同個爹媽生的,我怎么就沒有你這腦子呢?爸媽,你們是不是在生我的時候把智商都扣下留給你們女兒了?”

  張父直接一巴掌拍在張柏巖腦袋上,“扯淡!你那點智商都不夠你妹的零頭!”

  “哈哈哈”張菀菀母女倆撐著桌子無情地嘲笑張柏巖。

  笑鬧過后,張父正色道“這事我看還挺有譜的,不過還要好好琢磨琢磨,一個是我們擺攤的那個地方還要空出一個大的位置來擺燒烤攤還有放冰柜,又不能影響到其他的行人,明天擺攤的時候我再尋思著那位置怎么挪才好?!?br/>
  “嗯嗯嗯?!睆堓逸尹c點頭,“爸,你要是同意我明天就去買調制燒烤醬的香料,順便再列個菜單出來,以后你們進貨什么的也有個對照?!?br/>
  “這個好,這個好!”張母樂得直附和,一掃多日的愁緒,感嘆道“我現在就是想多賺錢,再辛苦都覺得高興!我們最好能在房租到期前搬到新房子,這樣才安心!”

  張母那一輩的人思想比較保守,總覺得別人的房子再好也是別人的,比不上自家的狗窩,還是要有自己的房子才穩定。

  張菀菀正是明白她的心思才會提出賣燒烤的建議。

  一家人說定了之后張菀菀才想起跟田森他們的約定,不得已只能用張柏巖的手機給駱靜蕓打電話,跟她要了田森的電話號碼。

  電話接通了之后竟然是冷子越接的,把張菀菀給驚悚得不行,說話都不利索了,“冷冷子越我找田森?!?br/>
  “張菀菀?”電話那頭冷子越一下子就猜到這個陌生號碼的主人。

  “嗯?!睆堓逸矣X得自己的氣勢又弱了幾分,“那個田森在嗎?”

  “這是你的手機號?”

  “不是不是,這是我哥的,我沒有手機?!?br/>
  電話那頭沉寂了一會兒,冷子越才開口,“他現在沒空,有事你跟我說吧?!?br/>
  張菀菀想著反正跟他們哪一個說都一樣,便說明了自己的意思,“是這樣的,我明天早上有點事情,可能不能去圖書館自習了,能改明天下午嗎?”

  “可以?!彪娫捘穷^言簡意賅地回道。

  張菀菀一時間反倒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吞吞吐吐了半天才憋出幾個字,“那先這樣了,我掛了,拜拜?!?br/>
  “嘟嘟嘟”

  張菀菀看了看手機,郁悶地嘟囔道“什么人??!”

  。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