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我有靈泉 > 第58章 不看好,意外突生

第58章 不看好,意外突生

  說真的,高一一班壓根就沒指望張菀菀她們三個拿名次,實在是沒什么看頭,一個看著柔柔弱弱,仿佛風一吹就能倒了,跟林妹妹有得一拼,能不能跑完800米都不好說。

  另一個是學霸,在他們眼里學霸就等于體育白癡,再加上張菀菀長得瘦弱,沒比包雅晴好多少,要說最靠譜的也就駱靜蕓一個,可駱靜蕓那女人平日里咋咋呼呼的一點都不穩重,也沒聽說她在體育方面有什么長處的,或許是平時不靠譜的形象深入人心,以至于這會兒壓根沒人看好她。

  包雅晴一個勁兒地點頭,張菀菀無可無不可跟著附和,駱靜蕓則是心思不在上面,壓根沒仔細聽唐朗的話。

  唐朗無奈地嘆了口氣,懷著滿心的擔憂送她們三個去跑道上。

  其他人陸陸續續跟在后面,興致完全不像早上那樣高漲,倒是其他班級聲勢浩大,尤其是三班,他們甚至還弄出了整齊劃一的口號,看張菀菀三人的目光充滿挑釁。

  駱靜蕓肺都快氣炸了,唐朗他們也不很爽。

  蔡瓏轉身同那些過去加油的同學說道:“看到了吧,咱們輸人不輸陣,等會兒比賽開始給我卯足了力氣喊,把他們的聲音壓下去!”

  眾人齊齊附和。

  當張菀菀站在跑道上的時候一班和三班的啦啦隊已經分成了兩個陣營,互看不順眼,連眼神都冒著火花。

  其他幾個班級在這兩個人班級的影響下也跟著熱血沸騰,整個跑道兩側鬧哄哄的,竟然比早上還要熱鬧。

  因為比賽的跑道是先到先得,并不是事先定好的,張菀菀站定了才發現挨著她的是黃麗婷。

  這個認知讓她眉頭一皺,好像有什么不好的預感,回頭看了黃麗婷一眼,那女人竟然朝她微笑,只是那個笑容著實讓人毛骨悚然,有種被當成獵物盯住了似的。

  隨著一聲槍響,大家一齊往前沖,張菀菀也沒有時間去深思,800米不比50米接力,若是一開始就拼命的沖,到后面就會疲軟無力,可能跑完兩圈后面后跑不下去了,所以只能慢慢加速,蓄力再沖擊。

  等她跑完一圈的時候已經忘了黃麗婷的事情,誰知道那個女人竟然在這個時候突然加速和她并行。

  張菀菀不解的皺眉,想著是不是要加速把她甩開,卻聽到黃麗婷喘息地笑道:“我很討厭你,非常討厭!記住,不要去碰不屬于你的東西,那是會付出代價的!”

  說完沒等張菀菀反應過來黃麗婷突然拉著她一起倒下,兩人摔倒在跑道上,張菀菀在地上滾了一圈,發現自己的膝蓋和手肘都破皮流血了,傷口火辣辣的疼,黃麗婷摔到另一邊,她本來是想要拿張菀菀當墊背的,這樣也不會摔得太嚴重,可是張菀菀摔倒的時候滾了一圈,并沒能讓她如愿,而且黃麗婷沖著張菀菀去的,臉著地,下巴都磕出血了。

  黃麗婷壓根沒料到她的臉會受傷,整個人都慌了,含淚欲滴,雙手死死捂著自己的下巴蜷縮在地。

  意外發生得讓人猝不及防,加油助陣的啦啦隊全都驚呆了,負責比賽安全的老師和同學第一時間趕過來。

  查看了一下兩人的傷勢,建議她們退賽。

  張菀菀看到黃麗婷受傷了竟然還不忘隱晦地朝她得意獰笑,心里莫名起了一股無名之火,之前還沒怎么把比賽放在心上,現在突然前所未有的認真,二話不說繼續跑了起來,旁人連拉都拉不住。

  唐朗他們在跑道邊上追著張菀菀不停地勸她停下來處理傷口,卻發現張菀菀越跑越快,還想繼續勸的時候突然被冷子越給制止了。

  一群人不解地回頭,卻對上冷子越冰冷的眼神。

  “你們沒看見她的眼神嗎?不讓她跑完她心里不會痛快的?!?br/>
  冷子越說完轉身走了,看他的往終點方向走去,一群人竟然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

  駱靜蕓心下惱恨,握著拳頭咬牙切齒地說道:“別以為我不知道,肯定是黃麗婷那個女人使陰招的,我們這些人沒看到不代表其他人沒看到,等我問過就清楚了!”

  她越想越覺得是這么回事,也不去終點迎接張菀菀了,直接跑去剛剛張菀菀摔到的地方問那些圍觀群眾。

  蔡瓏怕她那火爆性子惹事,也跟著一起去了。

  隊伍里少了兩個人也沒有人說什么,只是大家興致都不高,原本就沒指望女生拿名次了,沒想到還出了這種糟糕的事情。

  一群人還沒走到終點,卻聽到不遠處那些圍這跑到的人歡呼尖叫,還聽到他們大喊,“一班加油一班加油”

  眾人一臉疑惑地跑過去,這才知道張菀菀竟然從最后一名反超了,而且還是帶傷反超,從倒數第一到現在的正數第一,而且已經進入最后一圈了。

  這消息讓眾人精神一震,還沒看到張菀菀的人影他們就開始不要命地喊著“張菀菀加油”,目光一錯不錯地盯著跑到盡頭,見在最后五十米沖刺的時候第一個出現的身影是張菀菀好些人都激動哭了,更讓他們驚愕的是跑到最后一圈張菀菀已經跟第二名拉開了至少三十米的距離。

  當張菀菀沖過終點線的時候,一班的人全都圍了上去,女生攙扶著她去了草坪上檢查傷口,這才發現張菀菀的褲子都被血染了,只是因為校服的褲子是墨藍色,幾近于黑色,這才看不出來,手肘上的傷勢面積大,卻遠不如膝蓋的嚴重。

  好些女生被血嚇到,都不敢碰張菀菀了,男生又不好意思明目張膽地去撩女生的褲子。

  張菀菀一直說著沒事,想要攙扶身邊的人站起來。

  這時冷子越神出鬼沒地出現在張菀菀的身邊,聲音清冷地說道:“受傷了就不要逞能了,褲子現在已經已經被血黏住了,動的時候比之前更疼,我說得對不對?”

  張菀菀無法反駁,整個人顯得有些呆滯。

  冷子越長舒了一口氣,沒等張菀菀反應過來一把抱起來,同身邊的男生說道:“一起去醫務室,半路上我抱不動的話你們接力?!?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