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重生之我有靈泉 > 第94章 “雇傭”張柏巖,兄妹采買

第94章 “雇傭”張柏巖,兄妹采買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張菀菀覺得自己就像小丑一樣被人圍觀,心里泛起了無名的怒火。

  張建國卻是一副與有榮焉的樣子,絲毫沒發現張菀菀的不悅,自顧自地說道“以后有空就去家里找你堂姐玩,她高考完就沒事了?!?br/>
  張菀菀的笑容已經掛不住了,面無表情地看著他,也不點頭。

  張建國卻道“你大伯母還在車里面等,大伯就先走了,記住有空過來玩?!?br/>
  直到張建國消失張菀菀的臉色都沒能恢復,為了躲開那些大媽的目光,她不得不離開這個地方,另外找一個人少的清凈地方等張柏巖。

  有張菀菀這個貼身隨從,這次高考張柏巖沒再出現任何突發狀況,而且似乎發揮不錯,考完最后一場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都是帶著笑,跟其他垂頭喪氣的考生完全不一樣。

  張菀菀竊喜不已,也不追問他考試情況,兄妹兩按照原計劃先去了張父張母那邊。

  因為張父張母還等著消息,讓他們安心一下也是好的。

  張母一看張柏巖自信滿滿的樣子懸著的心都松了。

  張父高興不已,要不是晚上他們這邊忙得不可開交,他還真想好好慶祝一下。

  一家人聊了兩句,張父突然說道“現在天氣慢慢熱了,我們的奶茶生意又好了起來,而且似乎比去年更好,現在白天我和你媽也忙得不行,本來我們打算再招個臨時工幫忙,既然你考完了就過來搭把手,我跟你媽給你開工資,到時候你去上大學也有些零花錢,怎么樣?”

  張柏巖毫不猶豫地點點頭,“爸,就算你不給我工資我也會過來幫忙的,要不這兩個月我要干什么?”

  張菀菀想了想,問道“爸,我們的房子裝修到什么程度了?”

  說到房子張父突然拍了拍額頭,“我都忘了這么重要的事了!我們的房子已經裝修得差不多了,現在就差燈具窗簾家具那些還沒置辦,給我們做土水和水電的那些師傅現在在做隔壁那套,好像是過來看房的時候看到我們在裝修,就順便跟那些師傅約好了,趁著那些師傅還在隔壁我們把其他東西都裝好,檢查一下是不是還有什么問題,也能讓他們馬上處理。

  這樣吧,家具什么的就交給你們了,爸給你們一張銀行卡,看中什么就買什么,免得到時候我選了你們又不滿意?!?br/>
  張菀菀想都沒想就點頭應下,興沖沖地拉著張柏巖去看燈具和窗簾,現在才傍晚,還很有的逛。

  兩人到了附近的燈具批發城,一進去立馬暈了,尤其是張柏巖他就是個門外漢,壓根不懂裝修,選的話也不知道要怎么看,最后還是張菀菀給冷子越打電話,冷子越叫了一個內行人士過來給他們幫忙。

  有了懂行的人幫忙他們并沒有花多少時間就定了一批燈具,而且都是時下流行不容易過時的簡約時尚款,性價比極高,最讓張菀菀滿意的是這些燈具跟家里的風格很搭,裝上面一定能讓他們家提高不少檔次。

  跟那人道謝之后,兄妹兩又去商業城看了窗簾,這里有一條街專門賣窗簾的,款式現挑,花色自選,價錢也能砍。

  張菀菀不懂窗簾這種東西有多少水分,不過張母大概知道各種布料的價格,畢竟她以前也是在給人裝修房子的,兩人給張母打了一通電話心里也有了些底,在商業城里面選了一間裝修看起來不那么華麗卻有些年頭的門店,這種一般是老店,人家能開這么多年總是有原因的,比較不容易被坑。

  兄妹兩進店的時候老板娘正戴眼睛熟練地踩著縫紉機,老板在一邊打包客戶的訂單,看到他們隨意招呼道“想要什么款式和花色自己挑選,這邊都是新進的布料和最新的款式,也是我們店里比較暢銷的,樓上還有其他的款式可以看,從那邊樓梯上去開燈就行?!?br/>
  兄妹兩面面相窺,先是在底下轉悠了一圈,發現這個時候的窗簾款式都比較單一,不像五年后有那么多選擇,而且這間店里暢銷的也是比較簡單樸素的款式。

  老板見張菀菀不滿意,干脆讓他們上二樓,“二樓的款式都是偏華麗一些的,也有簡單的,但價格都比較貴?!?br/>
  兩人沒有吭聲,上樓先是轉悠了一圈,最終張菀菀看中一款綢面淺銀灰色帶著頭簾的窗簾,這款看起來簡單幾乎沒什么圖案,窗簾上面只有銀線描繪的葉子花紋,在燈下閃著銀光,看上去高端大氣。

  張柏巖也喜歡這款,兩人一拍即合,和老板討價還價了半天,最終說好每米的價格,同時跟老板約了上面量尺寸的時間。

  做完這些天都徹底黑了。

  夏日的城市幾乎沒有夜晚的說法,即使到了凌晨一兩點還是到處燈紅酒綠,人來人往。

  兩人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家里,張菀菀明天還要上課,根本不能熬夜,倒是張柏巖已經考完試,徹底解脫了,竟然瘋狂的打游戲,熬到凌晨才睡下。

  翌日一早,張菀菀醒來的時候發現外頭竟然下雨了,大雨淅淅瀝瀝地打在防盜網上,噼里啪啦擾人清夢,窗臺也被打濕了,明明昨天還是大晴天來著。

  張菀菀嘆了口氣,換好衣服出去洗漱,因為下雨,張父張母也不急著出去擺攤,倒是不緊不慢地給他們做了一頓豐盛的早餐。

  張柏巖是最后一個坐到餐桌的,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張父張母又問起張柏巖高考的事情。

  張菀菀想到高考第一天遇見張建國的事情,覺得這件事情不好瞞著張父張母,就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剛剛還笑容滿面的夫妻兩已經看不到半點笑意。

  張菀菀嘲諷著勾起嘴角,“以前都沒有聯系,他們好的時候我們也沒沾過光,我們難的時候也不曾求過他們,怎么突然那么熱情的跟我這個侄女打招呼,還真讓人吃不消,而且大伯還約我去他們家里玩,說什么堂姐考完試就有時間了,呵呵她有時間我可沒有那個閑工夫去陪那個大小姐!

  還有大伯母,自始至終都沒露過面,一直坐在汽車里,我想大伯過去跟我說話大伯母應該很不高興吧!又是何必呢!”

  。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