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全球修武 > 第十三章 我要讓你家破人亡

第十三章 我要讓你家破人亡

  “方鴻!”燕赤洪聽方鴻要和對方死戰,眉頭一皺,擔心道。

  “師父,此戰,我非戰不可!”方鴻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燕赤洪想到方鴻現在境界和實力,也就沒再說什么。

  方鴻和陳敬兩人各自在生死約上簽上了名字,按了手印。

  就在方鴻和陳敬兩人簽下生死約時,賭場內某豪華房間內,一位光頭中年人正把玩著飛刀,兩把飛刀在他十指之間不斷纏繞飛旋,閃爍著寒人刀芒。

  這時,賭場一位打手推門而入,恭敬道:“四爺,外面出事了?!比缓髮㈥惥春头进櫵缿鹬路A報給了光頭中年人。

  光頭中年人,正是黑虎賭場的四老板墨哈。

  “燕赤洪的弟子和陳敬死戰?”墨哈聽到稟報,手中飛刀一轉,收回袖內,摸了摸光頭,嘿嘿一笑:“來送死的?走,下去看看”

  待墨哈兩人來到賭場大門外時,方鴻和陳敬兩人對峙而立,四周已經圍滿人。

  墨哈站在大門臺階上,一眼便看到了人群中的燕赤洪。

  燕赤洪亦看了過來,兩人了對視了一眼。

  墨哈嘿嘿一笑。

  就在這時,突然,對峙中的陳敬動了,速度極快,眨眼之間便來到了方鴻面前,猛然一掌向方鴻胸口心臟拍到。

  陳敬眼露兇光,猙獰大笑:“小子,死吧!”

  只見他手掌冰色寒氣驚人,掌風刮過,四周觀戰的眾人只覺冰寒刺骨,莫不驚然后退。

  方鴻沒想到對方會突然出手,眼看對方掌印印至,他全身繃緊,精神前所未有地凝聚,在他全心神注視下,他發現對方掌印竟然變得緩慢下來!

  對方掌印每一個軌跡,他竟然都看得一清二楚!

  方鴻心中詫異,一個側身躲過了對方掌力,然后一記般若金剛掌向對方右側拍去。

  呯!

  那陳敬受方鴻一掌,被拍得飛了出去,砸飛數米,跌落地面時,又滾了幾滾,撞到了賭場墻角上,口中鮮血一噴。

  “什么?!”

  賭場眾人都是一驚。

  光頭墨哈臉上笑容一凝。

  連方鴻也是一呆,根本沒想到自己能如此輕易打飛對方。

  還有,剛才對方掌力變慢是怎么回事?

  “不可能!上個星期,你明明是五段!”陳敬從地面努力爬了起來,一抹嘴角血跡,又驚又怒地看著方鴻,滿臉無法置信。

  上個星期,他和方鴻交過手,方鴻在他面前不堪一擊,不管是反應,還是速度,還是力量,都比他差上許多。

  現在,一個星期不見,方鴻竟然突破到了七段!

  不僅七段,而且速度比他還快!力量比他還強!

  就在陳敬無法置信時,方鴻一個沖步,又一掌拍出。

  掌力所過,驚人火浪席卷。

  陳敬大驚,慌然就地一滾,他剛滾到一旁,只聽一聲呯然巨響,他原先地面被方鴻一掌拍碎,無數碎石濺飛。

  不少碎石向他臉部射來。

  他條件反射之下,側臉躲過碎石。

  就在這時,方鴻又一掌拍到,陳敬再躲已來不及,他慌然之中正要出手,但還是慢了半步。

  呯!

  方鴻一掌拍中其胸口,掌力從其心臟直透而過,陳敬全身一震,再次倒飛出去,狠狠撞到了賭場大門外的石柱之上。

  陳敬從石柱上滑落下來時,全身軟在那里,雙眼,雙耳,鼻,嘴全都是血。

  只見他心臟的地方,已經完全凹了下去。

  那里,正印著一個赤紅掌印。

  般若金剛掌,至剛至陽,以方鴻現在實力,就算是八段武者心臟受他一掌,心脈也要被打碎,更何況陳敬一個七段。

  方鴻恨意難平,又沖了上去,再次一掌,打在對方心臟上。

  陳敬再次撞到身后石柱,轟然一響,徹底癱軟在那里,全身抽搐不已。

  黑虎賭場眾人怒然,便要沖上去。

  “都給我住手!”光頭墨哈臉色陰沉開口道。

  方鴻看著徹底癱軟在那里的陳敬,這才停了下來。

  對方心臟受他全力兩掌,心脈已碎,就算是再好的靈藥和再好的醫術,也無法救活了,最多活不過一個小時。

  “方鴻,我們走吧?!毖喑嗪閬淼椒进櫳磉?,開口道。

  方鴻點頭,然后和師父燕赤洪帶著大哥方煒離開了黑虎賭場。

  離開時,方鴻不忘了將斷臂一起帶走。

  光頭墨哈雙眼如毒蛇一般,盯著方鴻遠去背影,緩緩道:“小子,敢殺我黑虎賭場的人,我要讓你家破人亡!”

  ……

  方鴻離開后,急然將他哥送到了附近最好的醫院,楚洲人民醫院。

  由于他哥手臂斷了,所以,需要立即手術,將斷臂接上去,只是費用,高得嚇人,接上時,若使用最好的材料,總費近百萬。

  燕赤洪幫方鴻交了手術費。

  “師父,等夜明珠拍賣了,我再將錢給你?!狈进櫢屑さ?。

  燕赤洪點頭,也沒在這個問題上糾結,說道:“你今天殺了黑虎賭場的人,以黑虎賭場的作風,不會善罷甘休,你要小心!”

  方鴻點頭。

  半天后。

  手術室打開,由于方煒斷臂沒多久,手術進行得很成功。

  這讓方鴻心中一松。

  不過,就算手術再怎么成功,他哥的右臂,也不可能再恢復如前了,連重物都不能提。

  等到半夜,一直昏迷的方煒終于醒轉過來,看著守在床邊的方鴻,臉色蒼白的方煒突然哭了起來。

  方鴻張了張口,只覺喉嚨有什么堵著。

  燕赤洪見方煒醒來,便讓武館武徒熬了藥湯過來,給方煒喝下。

  一夜過去。

  方煒臉上氣血恢復了不少。

  “方鴻,你哥的傷勢,已無大礙,只要在醫院靜心修養就行?!毖喑嗪檎f道:“要不,我們先去江南市,給你檢測一下體質?”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