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踏星 > 第兩千零一百九十五章 比試

第兩千零一百九十五章 比試

  農四娘起身呵斥,“夏神光,別打擾先生上課,你有病吧,不就是傳言嗎?而且也是昊玉先生跟小文先生的事,跟你有什么關系,聽過撿錢的,沒聽過撿事的,有本事撿罵去”。

  夏神光冷冷看向農四娘,“看在農家的面子,你的話我可以當沒聽到,就算農三娘來了也不敢這么對我說話,做你自己的事”。

  農四娘插著腰,一副我不怕你的樣子,“吹什么牛,我姐來一鋤頭砸死你”。

  清風起身,“夏神光,先生上課,還請不要打擾”。

  夏神光掃向清風,“我不喜歡跟廢物說話,有本事在我手下撐十招,我便正眼看你”。

  清風握拳,以他的身份地位,在哪都受重視,本身修煉天賦也極高,否則不會被清塵半祖看上,但跟夏神光比確實差遠了,清塵哪怕是半祖,底蘊也不可能比得上夏家。

  當初他剛到憶賢書院,意氣風發,自認同輩絕頂,同輩人中有幾個達到啟蒙境的?然而在與夏神光,王小凡交過手后,他才認清現實,同為啟蒙境,看似差不多,但真正實力差遠了。

  這也是他著急學習場域的原因,他不想被落下太多。

  夏神光目光看向陸隱,“要么道歉,要么接受我挑戰,身為星使,連一個啟蒙境學生的挑戰都不敢接受,還當什么導師”。

  白南嗤笑,“昊玉先生,你不敢接受十八橫陣挑戰,如今連學生的挑戰也不敢接受嗎?”。

  農四娘呵斥,“少廢話,昊玉先生是文人,是解語者,又不是戰斗狂,跟你們打什么架”。

  夏神光冷冷盯著陸隱。

  陸隱背著雙手,“我不擅長打架,之前就跟你說過”。

  夏神光不屑,轉身就想走,“廢物”。

  不少學生失望,即便農四娘支持陸隱,在這一刻也有些失望,這不是擅不擅長的事,如果此人連迎戰的勇氣都沒有,如何教導學生?

  之前有學生提出過,昊玉先生既然是大原陣師,為什么不去背面戰場?

  那時候很多人說是怕死,尤其白南那些人很牟定,如今看來,或許真是。

  “不過”,陸隱繼續開口,“我雖不擅長戰斗,但卻擅長原寶陣法”。

  夏神光回身看向陸隱。

  陸隱道,“你剛剛說清風連你十招都撐不???那不如這樣,我給他布置一個原寶陣法,放心,絕不用殺機太強的原寶,只是一個輔助性的原寶陣法,如果他能借此在你手下撐十招,不,撐五十招吧,如果他能借此在你手下撐五十招,就算我贏怎么樣?如果他撐不住,你贏,你說什么我都照辦”。

  夏神光詫異看向清風,清風愕然看向陸隱,別說五十招,十招他也撐不住,雖然在場域修煉上有所領悟,但也只是領悟,并非掌握,他與夏神光的差距太大了,僅僅神武罡氣他就無法對抗,怎么可能撐五十招。

  夏神光大笑,“你是對這個廢物有信心還是對你自己有信心?告訴你,如果我認真起來,別說十招,三招他都撐不住,這就是我神武天跟散修

  的區別”。

  “所以,你接受了?”,陸隱反問。

  夏神光冷笑,“好,我接受,不用五十招,十招,只要能撐過十招,我認輸”。

  陸隱看向清風,“同學,愿不愿意幫我一把?”。

  清風遲疑。

  農四娘急了,“清風,是不是男人,別說有昊玉先生的原寶陣法,就算沒有,你就不敢跟夏神光打了?你當初的銳氣哪去了?”。

  清風抬頭看向陸隱,“我無懼一戰,但不想連累先生”。

  陸隱抬手,星能于清風周身匯聚,然后布置了一個改動過的原寶陣法——導流圖。

  曾經他化名龍七,以導流圖原寶陣法出手過,怕被認出來,所以改動了一下,“沒事,你肯定可以”。

  清風深呼吸口氣,點點頭,看向夏神光,“來吧”。

  周圍眾多學生退開,期盼看著,沒想到上課還能看到這種場面的戰斗,清風雖然遠不及夏神光,但那是因為夏神光這種人太妖孽,除去那幾個與夏神光同一檔次的,清風絕對是最強者。

  有好戲看了。

  周圍還有學生聚集過來,都是在湖泊周圍聽到夏神光說話的學生,一個個特別激動。

  交戰的地點就在湖泊之上。

  看著體表環繞的導流圖,清風一臉茫然,這也太簡單了吧,他感覺這種原寶陣法一碰就碎,能擋住夏神光的神武罡氣?

  不止清風這么想,夏神光,包括周圍看熱鬧的學生都這么想。

  夏神光冷笑,裝神弄鬼,他看明白陸隱的意思了,就是讓這個清風當替死鬼,不管怎么樣,只要清風應戰,他就可以退出這場約戰,最后就算輸了也是清風丟人,不是他自己輸。

  而自己最多讓他向文昭道歉,這本就是他應該做的,此人夠陰險。

  夏神光猜出來,沒說,白南說了,而且很多人都猜到,頓時,陸隱在眾多學生心中的形象不斷降低,包括那些女生。

  “你也算倒霉,就當受個教訓吧”,夏神光冷漠說了一句,抬手,無形的氣流如絲帶飛揚,抬手,遙遙對準清風,他要以最快的速度結束,結束的越快,那個昊玉就越丟臉,白南已經把他的心思公布了出來,他只會更丟臉。

  清風目光一凜,面對神武罡氣,他快速避開,然而夏神光早料到這一步,一掌突然轉向,神武罡氣撕碎虛空,狠狠轟擊在清風身上。

  清風抬手,“水玄圖”,話音落下,身前水流化作如夢如幻的山水世界,妄圖擋住神武罡氣。

  但他小看了神武罡氣,這可是神武天絕頂力量,霸道,破壞力極強,豈是一門功法可以抵擋。

  神武罡氣直接轟碎了清風的水玄圖,好在水玄圖并非一無是處,還是阻礙了一絲,讓清風避開。

  夏神光嘴角彎起,手中出現長刀,一腳跨出,刀身纏繞神武罡氣斬向清風,“還記得這招嗎?”。

  清風瞳孔陡縮,他之前挑戰夏神光,就是敗在這一刀之下,不過那時,夏神光出這刀的時候是第六

  招,而今第二招就出了,顯然想速戰速決。

  不少學生心提了起來,很多人還是偏向清風的,因為清風為人正直熱情,愿意幫助別人。

  清風死盯著夏神光一刀落下,耳邊忽然傳來陸隱的聲音,“場域”,他腦中閃電劃過,那一晚感悟唐先生空神之境場域的經歷再次浮現,他看著夏神光一刀落下,看著神武罡氣無物不破,看到了虛空被撕碎,想到了四個字——空間化水,這本就是他領悟的。

  這一刀,神武罡氣封鎖周邊,夏神光確定可以擊潰清風,之前他就這么做的,這么短時間,清風沒能力跨越這一刀的差距。

  但這一刀終究落空了,清風就像魚兒一般避開。

  夏神光不可置信,“你?”。

  清風避開夏神光一刀,伸手,雷霆閃耀,化作雷仞以不可思議的角度斬向夏神光,他的攻擊方式變了。

  夏神光看著雷仞穿透虛空,急忙避讓,但這一擊令他驚愕,他居然沒有完全避開,實在是雷仞斬出的角度與弧線太詭異,貌似切開了水流,并非以破壞力撕裂虛空。

  這種感覺很奇怪,奇怪的讓夏神光以為面對的不是清風,而是另一個人。

  湖泊旁,一眾學生呆呆看著,他們看到了什么?竟然看到夏神光流血?他,受傷了。

  清風手握雷仞,這是他的天賦,借助來自師父水玄圖的功法令天賦破壞力增強,自問可以對戰同輩所有高手,但進入憶賢書院挑戰夏神光和王小凡后,他的驕傲沒了。

  而今,失去的驕傲又回來了,他不是沒可能超越他們,至少夏神光受傷了。

  陸隱驚詫,這個清風在場域上的天賦可以啊,每個人對空間領悟都不同,清風領悟的讓陸隱都好奇了,怪不得那晚唐先生贊嘆他。

  夏神光看著手臂鮮血流淌,不復剛開始的不屑冷漠,整張臉沉了下來,抬頭看向清風,“你很不錯”。

  清風緊握雷仞,雷霆閃耀,“繼續”。

  夏神光摸了摸受傷了手臂,手指染血,“小看你了,不過,結束了,小心自己的命”,說完,長刀抬起,一刀橫斬,裹挾著神武罡氣,震碎虛空。

  清風看透虛空,急忙避開,忽然的,身后出現同樣的刀,清風下意識避開,眼前,夏神光與他面對面,揚起的刀狠狠斬落,神武罡氣悍然落下。

  湖泊旁,不少人臉色煞白,完了。

  清風看著頭頂一刀落下,關鍵時刻再次避開,但他避開了刀,避不開神武罡氣,避不開夏神光莫名出現的另一柄刀,一刀,一罡氣同時落在他身上,這一刀,夏神光自信結束了,他并未留手,不僅結束那么簡單,清風要為剛剛的出手付出代價。

  他是夏家的人,是神武天的人,擁有最絕頂傳承,無論此人學了什么,都不可能與他比。

  清風未能避開,刀與罡氣結結實實落在他身上,湖泊炸裂,可怕的力道席卷四方,令虛空都在扭曲。

  湖水升入高空又落下,如下雨一般。

  所有人望向湖泊內,想知道結果。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