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踏星 > 第兩千零一百九十六章 看清楚再來

第兩千零一百九十六章 看清楚再來

  當湖水落下,湖泊中央,只有夏神光不可置信站著,遠處,清風一點傷都沒有。

  清風也懵了,看了看自己,沒事?

  他看向湖泊旁的陸隱,這原寶陣法居然真有用,擋住了夏神光的攻擊。

  陸隱嘴角彎起,開玩笑,導流圖怎么可能沒用,而且還是他以現在的修為布置的,看起來柔弱,但別說夏神光,就算夏神飛突破星使,對清風出手也未必破的開。

  憶賢書院學生之中無人可以破開。

  “昊玉先生,這,這是原寶陣法擋住了夏神光的斬擊?”,農四娘問道。

  一眾學生愣愣望著陸隱。

  陸隱笑道,“他的攻擊威力不夠,畢竟是原寶陣法”。

  農四娘激動,“我就知道先生沒有故意逃避,夏神光根本破不開先生的原寶陣法”。

  旁邊也有不少女生附和,陸隱在她們心中瀕臨破碎的形象再度高大起來。

  那個結巴的小胖子也激動,“太,太,太厲害,太厲害了”。

  夏神光深深看向陸隱,剛剛那一刀的威力他自己清楚,那個原寶陣法居然能擋住,那就很不一般了。

  如果是這樣,想十招內解決清風,就必須動真格的。

  陸隱很期待夏神光施展神武變,夏神飛施展過,相當厲害,而且當初夏神飛最讓陸隱在意的其實是他的天賦,過往重現,差點讓他著了道,相比起來,如今夏神光施展的實力遠遠比不上夏神飛。

  夏神光抬刀沖向清風,已經三招,還有七招。

  清風警惕,水玄圖自湖面升騰,這是清塵的戰技,然而對夏神光無用。

  夏神光盯著清風,直接施展秘術——逆,可以逆轉敵人傷勢,哪怕敵人提升了實力都可以逆轉,是相當可怕的秘術。

  清風確實被逆轉了實力,他本想以空間化水避開,卻愣是沒做到。

  但夏神光一刀也沒能破掉原寶陣法,只是把清風打飛了。

  夏神光再次沖過去抬刀斬出,這一刀,他身后出現一柄巨大的刀之虛影,這是觀想。

  農四娘目光瞪大,觀想,原本只有陸家會,但陸家被放逐后,四方天平竊取了這股力量。

  夏神光觀想一出,清風腦中警兆炸裂,接下來那一刀無比可怕,他根本沒有信心擋下。

  陸隱依然老神在在,觀想又怎么樣,實力是提高了,卻依然達不到破掉導流圖的威力上限。

  砰的一聲,湖泊翻騰,凌冽刀芒掃蕩四方,朝著湖泊旁席卷而來。

  鄭先生一躍出現,擋住刀芒,揮手驅散湖水,看向中央。

  那里,夏神光再次滿臉驚愕,不可置信看著清風體表的原寶陣法,看起來那么柔弱,卻就是擋住了他的一刀,觀想后的,一刀。

  “看來你破不開了”,清風震撼,他都沒想到夏神光這一刀毫無用處,本以為至少能破掉原寶陣法,而自己借助原寶陣法阻礙的一絲機會避開,現在看來,不用了,什么都不用做了,站在這任憑夏神光砍都沒事。

  夏神光轉頭盯向陸隱,目光帶著濃濃的震撼,“這個原寶陣法,叫什么?”。

  陸隱笑了,

  笑的很謙虛,“忘了”。

  夏神光目光陡睜。

  鄭先生皺眉,“昊玉先生,怎么回事?”。

  陸隱笑道,“學生切磋,不是什么大事,鄭先生怎么來了?”。

  鄭先生沉聲道,“剛剛那一刀可不是切磋這么簡單”。

  陸隱失笑,“那鄭先生可看到有人受傷?”。

  鄭先生語氣一滯,深深看了眼陸隱,隨后又看向夏神光,“你破不開原寶陣法,不用再交手了”。

  夏神光握緊刀柄,“不可能,一定有辦法破開”。

  另一邊,武太白到來,“神光,鄭先生說得對,你破不開那個原寶陣法,不用再出手了”。

  夏神光與武太白對視片刻,隨后再次深深看了眼陸隱,“我認輸”。

  陸隱笑道,“只是同學間的切磋,夏神光同學不必在意,同學們,這一課讓你們很好的認識了原寶陣法在戰斗中的用途,接下來還想聽我講課的同學回去好好寫篇感悟,下節課交上來,我們爭取一年內帶你們嘗試研究書院的原寶陣法,找到火鳳暗凰的秘密”。

  “是,昊玉先生”,農四娘開心,這么好看的先生還這么厲害,太幸福了。

  “是,昊玉先生”。

  “是,昊玉先生”。

  …

  一個個少女激動應和,帶著開心的笑容嘰嘰喳喳。

  課時結束了,但陸隱卻沒能離開,他被學生圍住,根本走不開,就連鄭先生想跟他說話都不行。

  武太白遙遙對陸隱道歉,陸隱笑了笑,并不在意。

  夏神光走了,腦中不斷回響清風周身環繞的原寶陣法。

  他見過各種原寶陣法,經歷過背面戰場,但陸隱給清風施展的原寶陣法是他從未見過的,要查一查究竟是什么,否則很難破開。

  他自問有實力越級挑戰星使,與夏神飛一樣可以憑啟蒙境修為破入星源宇宙,是絕頂奇才,更有自信對戰陸隱,但此人的原寶陣法有些莫測。

  正想著,迎面,一個背負長劍的男子走來,面色冷漠,擋在他前方。

  夏神光盯著男子,驚訝,仔細打量了一下,“劉缺?”。

  擋住夏神光的正是劉缺,“你是夏神光?”。

  “聽說你曾打算挑戰憶賢書院所有學生,怎么,突然改變主意加入書院了?”,夏神光奇怪。

  劉缺冷冷看著他,“比試一場”。

  夏神光眼睛瞇起,對于劉缺,他聽過很多傳聞,相當忌憚,而且前幾天此人剛入書院便輕易擊敗同輩天驕,他雖然很狂傲,自信足以堪比當初的四少祖,但劉缺卻被認為同樣足以堪比四少祖的奇才。

  “現在不是時候”,夏神光道。

  劉缺目光看向夏神光左臂,那里被清風的雷仞撕開,帶著猩紅,“你受傷了?誰?”。

  夏神光本不想多言,但心中一動,“你可聽過,昊玉先生”。

  …

  湖泊旁,陸隱好不容易哄走這些學生,這些學生都想學他給清風施展的原寶陣法,那可是原寶陣法,又不是原寶,怎么可能輕易學會。

  有時候他很感激界域

  導師,這門導流圖是界域導師創造,足以堪比原寶真解中的陣法。

  周圍學生散去后,清風才能近前,對著陸隱深深行禮,“多謝昊玉先生”。

  陸隱抬手扶起他,“既然叫我一聲先生,就沒必要客氣,剛剛表現不錯”。

  清風激動,“如果不是先生,我根本無法再次感悟空神之境場域,今日面對夏神光就是另一種局面”。

  陸隱笑道,“你很不錯,清塵前輩收了個好弟子”。

  “先生認識家師?”,清風詫異。

  陸隱道,“聽說過,寒門中平界九門督主,一位很可敬的前輩”。

  清風開心道,“待我再見到家師,一定提起先生,先生在解語上的造詣讓人嘆為觀止,估計就算是那些在背面戰場的大原陣師也未必能達到先生的修為”。

  陸隱立刻謙虛了起來,雖然他也是這么認為的。

  以他如今的理論造詣造詣堪比界原陣師,不過距離原陣天師還有很遙遠的路要走。

  界原陣師,原陣天師,看似只是一步之差,卻天差地別,陸隱盡管沒看過修天師出手,但以修天師的能力,或許未必不可以越級挑戰半祖。

  解語者戰斗本就充滿了玄妙。

  這時,陸隱目光越過清風,看到了正走過來的劉缺。

  劉缺也盯著陸隱,目光明亮,“找到你了,你果然是憶賢書院的導師”。

  陸隱笑道,“恭喜你,考入了書院”。

  “我要向你挑戰”,劉缺直言。

  陸隱無語,今天盡是些挑戰的。

  清風皺眉,“同學,你對昊玉先生有什么意見嗎?”。

  劉缺看向清風,驚訝,“啟蒙境,你是誰?”。

  “清風”。

  劉缺冷漠,“原來是清塵督主的弟子,你不是我對手,讓開”。

  清風上前,“你又是誰?”。

  劉缺忽然神色一變,一步跨出,越過清風,看著空白的地面,人沒了?

  清風一怔,陡然轉頭看向劉缺,這個人剛剛是怎么過去的?速度居然快到自己都沒看清?咦,昊玉先生呢?

  劉缺嘴角彎起,“有意思,原寶陣法嗎?”,說完,轉身離去。

  原地只剩清風,還有更遠處那個充滿了求知欲的結巴小胖子,他早就想找昊玉先生詢問關于解語的問題,但那些學生走后就是清風,之后又來了個劉缺,讓昊玉先生都沒了,他站在湖泊旁一臉茫然,人都走了。

  陸隱趕回石柱休息了,應付這些學生還是很累的。

  沒多久,劉缺來到了陸隱石柱旁,直接就開始攀登,然而攀登到一半就消失,出現在石柱下,他挑眉,“原寶陣法”,說著,再次一步跨出,速度比剛剛快了何止一倍,直接破開星源宇宙,登上石柱。

  石柱上,庭院內,陸隱看著劉缺到來,目光一閃。

  “昊玉先生,請”,話還沒說完,眼前,陸隱出現,在劉缺不可思議的目光中,對著他腦袋彈了一指,砰的一聲,劉缺飛了,毫無懸念的飛了,連還手和躲避的能力都沒有,被打飛前,他聽到的只有五個字,‘看清楚再來’。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