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踏星 > 第兩千零一百九十七章 未先生

第兩千零一百九十七章 未先生

  劉缺身體被巨大的力量壓制,狠狠砸在遠方密林中,他想反抗,卻無力反抗,那一指的力量如同天地鎮壓,明明沒對他產生多大的傷害,但就是壓住了他,讓他無能為力。

  這種無力感,他只有在那些絕頂強者身上感受過。

  “那個,這位同學,你沒事吧?”,不遠處,槐先生呆呆望著,忍不住看了看遠處,貌似從好遠的地方飛過來。

  劉缺起身,淡定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走了,從頭到尾都沒看槐先生一眼,滿腦子想的都是陸隱剛剛出手的瞬間,沒看到,一點都沒看到,他是怎么出現的?自己居然毫無反應能力,而且被打飛后為什么無力反抗?

  劉缺腦中充滿了疑問,不過有一點他很確定,暫時不會去找這位昊玉先生,差距太大了。

  這個人的修為有些深不可測。

  劉缺不是夏神光,他不會考慮那么多利益,滿腦子想的都是修煉戰斗,對于這種人,陸隱直接出手了,干脆利落,不然以后會被他煩死,尤其石柱上的大挪移陣困不住他,這才是最煩人的。

  …

  自從那天教訓了劉缺后,他就再也沒找過陸隱,夏神光那邊也沒有動靜,書院中關于他跟文昭的傳言也越來越少,貌似被壓下來了。

  而陸隱也安穩上了兩節課,真的平平穩穩,誰都沒找過麻煩。

  就這樣,半個月過去,這一天,陸隱接到通知,文院長召集諸位導師開會,這也是陸隱加入憶賢書院后第一次開會。

  開會地點就在文院長石柱上,就是那個庭院,與其說導師會議,不如說小聚一下,而這一天,陸隱見到了所有導師。

  他看到了寒仙宗白家的人,人稱白先生,是一位兩次源劫修煉者。

  看到了主教歷史的未先生。

  對于這個未先生,陸隱還是相當感興趣的,剛來學院時他就聽學生議論過,說這個未先生是女扮男裝,長得特別俊秀,而今天他終于看見了。

  果然很好看,陸隱贊嘆。

  這位未先生是標準的美人臉,再怎么偽裝都掩蓋不了那種絕美清純,女扮男裝后更顯得身材修長,充滿了別樣的感覺。

  未先生似乎察覺到陸隱目光,轉頭看來,微微一笑。

  陸隱眨了眨眼,笑著點點頭。

  “昊玉先生對未先生感興趣?”,槐先生在陸隱身后走出,笑著低聲問道。

  陸隱來憶賢書院也有一個月了,跟槐先生見過幾次,彼此也算熟悉。

  “好奇,畢竟書院內只教歷史的,未先生還是第一個”,陸隱道。

  槐先生道,“誰人看不出未先生女扮男裝,她真正的身份或許只有院長知道,告訴你,院長對她很優待”。

  “哦?”,陸隱感興趣。

  槐先生低聲道,“未先生是所有新加入的導師中,唯一一個可以不用授課的導師,只要她愿意,可以不授課,依然留在書院”。

  “還有這種事?”,陸隱詫異。

  槐先生道,“我們也不知道原因,不過這位未先生人倒是挺好,見面互相問候一下,沒什么傲氣,有什么問題請教也會

  教,她也是眾多導師中,少有的不在石柱上設置手段的”。

  陸隱看向未先生,她很安靜的站在院落中看著遠方,就像一株,蓮花?陸隱腦中突然出現這個詞。

  文院長來了,微笑看過眾位導師,客氣說了一段話,然后才進入正題,“此次開會,主要想告訴諸位導師,半年后,四方天平邀請我們憶賢書院前去參觀,交流學習,在那之前,我們要選出帶隊歷練的導師,并非所有導師都可以去”。

  “導師有沒有資格,不在我們,而在學生,屆時會有投票,獲得票數最多的幾位導師可以帶隊前去歷練,獎勵自然不會少,最重要的是在歷練后,導師可以觀看文祖經義”。

  “文祖經義?”,鄭先生驚呼。

  文院長笑著點頭,“諸位都清楚文祖經義的重要性,對各位的幫助也極大,希望導師們多多努力,爭取學生的好感,對于學生們來說,選擇適合的導師也很重要,畢竟要去的是四方天平,代表的是我們憶賢書院的形象與…”。

  文院長說了不少,主要是激勵諸位導師。

  在會議結束后,好幾位導師留下想跟文院長說什么,陸隱本來也想留下問問什么文祖經義,但見文院長都被圍住了,只能離開。

  途徑湖泊,陸隱看到未先生站在那,也不知道想什么,他想了想,走過去。

  “未先生,打擾”,陸隱開口。

  未先生回身,看向陸隱,帶著笑意,“昊玉先生,你好”。

  她聲音婉約動聽,讓陸隱有種渴了喝到水的感覺,怎么說呢,就是很解渴。

  陸隱笑道,“未先生在看什么?”。

  未先生回過頭繼續看向湖泊,“書院就像這面湖泊,看起來平靜,實際上只要有些許外力,就會天翻地覆”。

  陸隱奇怪,“先生怎么會有這種感慨?”。

  未先生笑道,“也不是感慨,只是想到了而已,昊玉先生有事嗎?”。

  “哦,有件事想請教未先生”。

  “請說”。

  “何為文祖經義?”。

  未先生想了想,“在我樹之星空歷史上誕生過一些祖境強者,其中就有文祖,這位文祖也是憶賢書院的創始人,他修煉古文字,對這方面理解很深,傳聞臨死前將自身修煉的感悟書寫了一片經義藏于憶賢書院,有緣者觀之,可有感悟”。

  “歷來不少導師看過,或多或少都有幫助,其中文院長收獲極大,看過文祖經義后的第二天便渡過半祖源劫,突破半祖,所以文祖經義算是憶賢書院的鎮院之寶”。

  陸隱了解,“原來是文祖書寫,怪不得,那可是祖境之物,能看一看對自身修煉肯定很有幫助”。

  未先生笑道,“每個人修煉之路都不同,文祖的路未必適合所有人,歷史的走向總是相似的,每一位祖境強者都會走出自己的路”。

  陸隱詫異,這個未先生居然能想到這個?這正是九山八海走的路,她不過是個啟蒙境而已。

  未先生看向陸隱,“昊玉先生是不是覺得我太自大了?明明只是個啟蒙境,卻妄論祖境之路?”。

  “當然沒有,未先

  生的話提醒了我,修煉更看重自己”,陸隱道。

  未先生笑了笑,“我研究歷史,研究多很多強者生平經歷,無一例外,他們都要走出自己的路,我雖然只是啟蒙境,但論見識,應該不會比星使差”。

  “如此,今后少不得打擾未先生了,有些事想請教先生”,陸隱道,他確實想問一些歷史。

  未先生淡笑,“知無不言”。

  不久后,兩人離開,這個未先生給陸隱很奇怪的感覺,明明很平易近人,很好說話,卻為什么給他一種清冷的錯覺,是樣子的原因嗎?

  陸隱來憶賢書院已經一個月了,與此同時,夏之彤也收到了夏家邀請,讓她參加祭祖。

  夏之彤在收到祭祖邀請的一刻才徹底放松下來,夏豐,夏原都無法幫她解毒,她唯有對半祖夏子恒抱有希望,此次祭祖就是最好的機會。

  自中毒以后這段時間,她受到的折磨畢生難忘,不能碰男人不說,樣貌還在衰老,無時無刻都擔心被毒死,這種折磨正如玉昊說的,是世間最大的痛苦。

  她做夢都想碰男人,卻因為這種毒,不得不趕走府內所有男子,這讓她發瘋。

  她迫不及待想前往神武天,不過還未到祭祖日期。

  云通石忽然震動,她接通,沒有人影,只有陰冷的聲音傳出,“行蹤找到了”。

  夏之彤大喜,眼底深處帶著陰毒,“在哪?”。

  “憶賢書院,化名昊玉”,陰冷的聲音。

  夏之彤驚訝,“他去了憶賢書院學習?”。

  “是導師,他是憶賢書院最近招收的導師”,陰冷的聲音回復。

  夏之彤沒想到玉昊居然去了憶賢書院當導師,“好,我知道了”,說完,結束通話,然后聯系夏原。

  很快,夏原接通,“什么事?”。

  “玉昊有消息了”,夏之彤道。

  夏原語氣低沉,“在哪?我去把他抓來”。

  夏之彤沉聲道,“憶賢書院,化名昊玉,是一個導師”。

  “憶賢書院?你怎么知道?”,夏原驚訝,玉城與憶賢書院相隔還是比較遠的,夏之彤也沒能力掌握憶賢區的情報。

  夏之彤道,“我找無界購買的情報”。

  夏原遲疑,“憶賢書院不是尋常地方,那里有半祖坐鎮,除非他出來,否則想要抓走很難”。

  夏之彤沉默,憶賢書院超出了她能影響的范圍。

  “不過憶賢書院有我神武天的人,你等著”,說完,夏原結束與夏之彤對話,通過神武天其他人找到了武太白的聯系方式。

  武太白屬于神武天,而夏原屬于夏家,雖然同是神武天,卻彼此從未聯系過,這還是他第一次聯系武太白。

  武太白接到夏原聯系也很驚訝,夏原在夏家屬于旁系,最大的一支旁系,有半祖坐鎮,即便遠不如夏神飛,夏神光那支嫡系,也不是他這種普通神武天弟子可比。

  他雖是太字輩弟子,但歷來神武天太字輩弟子太多了,真正可以屹立宗門的永遠是神字輩,這也是他離經叛道,前往第五大陸的原因,他要走出自己的路。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江苏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