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全能花少 > 第2116章
  ,,,,,,呵呵,師兄啊,我知道你要說什么,男人還有事業,霸業啊什么的,都比女人重要,可是在我看來,男人得到那些,無非就是為了得到女人更容易一些罷了,哼!”

  伊藤雅治有些不認同師兄伊藤章男的話。

  “伊藤雅治,你怎么能夠這么想呢?這思想千萬要不得,當心師父知道了,你可要吃不了兜著走了!”,伊藤章男的臉色微微一變。

  “哎呀,你不說,誰知道呀,我也是當你才敢這么說,不把你當我親哥,我能夠這樣對你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嘛?!?,伊藤雅治白了他的師兄一眼。

  “伊藤雅治啊,我總覺得你變了很多,不像是以前那個乖巧聽話懂事的雅治君了,變得油滑起來了,哎!”

  伊藤章男此刻覺得自己的師弟似乎變得越來越不像他以前認識中的師弟了。

  “哎,我的大師兄啊,人都是要成長的嘛,難道永遠那樣一成不變?”,伊藤雅治倒是對師兄伊藤章男的話毫不在意。

  “不錯,人是要變的,可是初心不能變啊,否則就不是這個人了?!?,伊藤章男有點苦口婆心地說道。

  “初心?好牛逼的詞匯?師兄,我倒想問問你,你的初心是什么?”,伊藤雅治反問道。

  “我的初心?就是跟隨師父,修煉武功,光復樓蘭嘛!”,伊藤章男不假思索脫口而出。

  “好,那我問你,這些都實現了怎么辦?”,伊藤雅治冷笑道。

  “實現了?這還是一個遙遠的事情嘛?!?,伊藤章男不明白師弟伊藤雅治是啥意思。

  “哎呀,師兄,你笨啊,我的意思是等你實現了這些所謂的宏圖大志,那么你的初心就沒有了嗎?”,伊藤雅治一向嬉皮笑臉,現在卻說得有點認真起來。

  “你的意思是?”,伊藤章男現在大概聽懂了一些他所說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剛說的那些只是你的目標,或者準確說是師父或者伊藤家族的目標罷了,并不是你伊藤章男的初心,一個人的初心本來就應該簡簡單單,找一個所愛的人過幸福的生活,這就是人本來的初心?!?br/>
  伊藤雅治有些教育的口吻,不過這也讓伊藤章男有些感觸。

  是啊,伊藤雅治說得何嘗不是這樣呢,自己為何在伊藤家族這么長時間后,慢慢丟失了自己的初心呢?自己難道就不向往那樣的生活,和自己愛的女人,比如伊藤雅美師姐,簡簡單單,平平安安地過一輩子?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雖然說是為家族大業而努力,但自己的情感都得壓抑。

  “哎,伊藤雅治,你說的有些道理,但我們畢竟已經是伊藤家族的人了,既然進入了伊藤家族,我們就必須得舍棄一些東西!”,伊藤章男剛剛還有一些動搖,但馬上就又嚴肅起來。

  “哎,我知道,師兄,我是無所謂了,反正也沒有人喜歡我,誰像你那樣英俊瀟灑呢,伊藤雅美師姐喜歡的是你?!?,伊藤雅治似乎是有些不甘心,又有些嫉妒地說道。

  “什么?伊藤雅美師姐喜歡我?不會吧?你聽誰說的?”,伊藤章男聽自己師弟這么一說,心里一驚又是一喜。

  “哎呀,你這個木疙瘩啊,這還用聽誰說呀,這僅僅是看她瞧你的眼神,就可以看的出她對你有意思了?!?br/>
  伊藤雅治白了他一眼。

  “看我的眼神?我怎么從來沒有發現?”,伊藤章男有些將信將疑。

  毫無疑問,他心里是喜歡伊藤雅美這個漂亮師姐的,可平常真沒發現她對自己也有意???

  “你啊,這要不怎么說這世上不公平呢,你這個不解風情的家伙,哪里注意得到別人的心思,尤其是女孩子,就更加要細心觀察才能注意得到,你根本就沒有留意嘛?!?,伊藤雅治有時候想,這女人就是這么奇怪。

  你喜歡她,她對你沒意思,你不喜歡她,她反倒對你念念不忘。

  就像自己和伊藤章男師兄,一個對她是熱戀不已,一個對她是判若旁人,可偏偏換來是冷熱不同的對待。

  “是嗎?真的這樣?”,伊藤章男說得是實話,有時候,他的確沒有能感受到自己被伊藤雅美師姐青睞,但既然師弟伊藤雅治說得這么有鼻子有眼的,那也許真是自己忽視了吧。

  伊藤章男想到伊藤雅美師姐對自己可能得意思,不禁心里有些五味陳雜起來,不過更多的還是高興。

  “嗯,也許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吧,你也許覺察不到,但我是完全可以看得出來的,伊藤章男師兄!”

  伊藤雅治點了點頭。

  “喔,哎,我可真笨!”,伊藤章男拍了拍自己的后腦勺,似乎是有些懊悔。

  “不過呢,師兄,以你的個性,我其實告訴你也是等于沒告訴,呵呵?!?,伊藤雅治訕笑道。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伊藤章男覺得有些奇怪,沒聽懂師弟伊藤雅治的意思。

  “這話都不明白嗎,你不剛才說了嘛,你初心是辦大事的,跟隨師父光復樓蘭的,怎么會在乎這兒女情長的小事?”,伊藤雅治笑著說。

  “這兩者不矛盾呀,這有什么?”,伊藤章男回答。

  “還不矛盾?好吧,那我問你,假如,我是說假如,如果要你在伊藤家族掌門人位置和伊藤雅美師姐之中二選一,你怎么選?”,伊藤雅治盯著師兄問道。

  “你這算什么問題???為什么要我選,伊藤家族和伊藤雅美師姐不是一起的嗎?”,伊藤章男覺得有些不解。

  “師兄啊,你真夠笨的,難道你看不出來,師父很可能把掌門之位傳給師姐伊藤雅美嗎?”,伊藤雅治故作神秘地說道。

  “什么?你說師父要把我們伊藤家族掌門人的位置傳給伊藤雅美師姐?這不可能吧,伊藤家族一向都是傳男不傳女的呀?”

  伊藤章男心里一驚,有些不太相信。。

  “哎呀,什么傳男不傳女,那都是老黃歷了,再說,師父要傳她的話,誰還能有什么意見?!”

  伊藤雅治的神情仿佛就是已經釘錘的一般。
江苏11选5玩法